东宁公安 与光荣同行

日期:2016-04-12  发布人:  作者:   浏览量:3199
     

——写在撤县建市之际

  石金波

  

  2016年1月8日,对东宁来说,这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这一天,东宁举行了盛大的撤县设市揭牌仪式。东宁从1913年设县到2016年设市,整整经历了一个世纪的风雨洗礼,如今又登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实现了又一个华丽的转身!

  这一天,东宁县公安局也随之晋升为东宁市公安局。当崭新的牌匾被徐徐揭开,庄严的国徽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在场的所有人禁不住心潮澎湃,许多老公安眼中泪光闪闪,敬礼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70年啊,东宁几代公安人走过了一条怎样不平凡的路——

  70年血染战旗,谱写英雄赞歌

  1946年1月1日 ,在全民族迎来抗日战争胜利的欢声中,在敌特分子颠覆活动日益猖獗的日子里,东宁成立了人民民主政府,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宁县公安局宣告成立!授命于危难之际的东宁县公安局,注定了铁血使命:第一任局长李东升带领公安战士与敌特分子与土匪流寇进行着一次次的激烈战斗,那时公安局刚刚成立,装备差、人员不足,常常遭遇敌强我弱的窘境。但李东升局长是一员有勇有谋的干将,每遇敌我力量相差悬殊时,他都能够巧妙地与敌人斡旋,最终以智取胜,一度创下一个月内端掉三个土匪窝、捣毁四个特务联络点的战绩!让新兴的人民民主政权土气大增,更让那些敌特分子提起李东升禁不住心寒胆战,他们对李东升的仇恨也到了恨之入骨的地步!于是,一股实力强大的土匪企图在人口最多的老烧锅村制造一场大屠杀,以报复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主政权,并扬言要给李东升点颜色看看!李东升通过内线得知消息后,来不及等待援军,顾不得敌我实力的巨大差距,他集合起全局所有的人,眼睛里冒着火、话语句句似战刀寒光四射:“同志们!敌人在向我们宣战,他们要撕碎我们刚刚建起来的家园,要把我们的父老乡亲赶进地狱!我们要誓死保卫我们的家园!誓死保卫我们的父老乡亲!今天我们就准备流尽最后一滴血!”那场战斗一直持续了二天一夜,当援军赶到,战斗结束,人们从死人堆里找到李东升时,所有的人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他们看到,李东升的双臂已被削掉,肚子上开了一个大口子,肠子流出来一堆,他的双眼大大地睁着,眼珠血红,嘴里还死死地咬着一只耳朵!

  这就是集忠、勇、义、胆于一身的英雄!这就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壮士!这就是响彻寰宇的慷慨悲歌!

  东宁,这是一片英雄的鲜血浸染过的土地!东宁公安,这是一支英雄的胆魄铸造过的队伍!这股浩然气魄也在一代代公安人身上传递——

  1986年冬,老英模刘平局长带领干警追捕盗枪犯罪分子,犯罪分子仗着手里有枪有人质,有恃无恐疯狂地与公安警察叫嚣,已经对峙了十几个小时,人质的生命安全受到极大的威胁。面对这种局面,刘平突然对犯罪分子说:“你把人质放了,我来当你的人质!”他的话一出口,身边的警察吃了一惊,他们纷纷请求:“这怎么行!局长,要替换人质我去!您是指挥员,这里不能没有您!”刘平冷静地说:“我心里有数,你们照我说的做,今天我就是死也要把这些人渣绳之以法!”那边犯罪分子一听大名鼎鼎的刘局长要来当人质,他们既觉得这是一个圈套,但又觉得若有这个局长大人当人质,那么下一步以局长的性命相要挟逃脱的可能性要大许多。权衡再三,他们同意了,但却提出了条件:他们让刘平脱掉棉鞋!撇开寒冬不说,要知道这里是一个采石场,遍地都是棱角锋利的碎石子!他们还让刘平在他们能看到的地方把身上所有的扣子解开、帽子和武器要扔在他们能看到的地方,还要在接近目的地三米内才放开人质……警察们的眼睛都恨不得喷出火来,争着要冲出去拼命,可刘平却低声地喝令一声:“听从命令!”然后跃出掩体,一一地照着犯罪份子的话做了。他一步一步朝着犯罪分子藏身的地方坚定地走去,凛冽的山风像无数条鞭子疯狂地抽打着他的头、脸,又像无数把锥子疯狂地扎刺着他敞开的胸膛,赤裸的双脚早已被锋利的石子割破,他踏过的石子满是斑斑血迹!但刘平却是没事人一般,淡定地一步一步走着,就在和人质擦肩的一瞬,只见他一把把人质推倒在地,大喊一声:“往下滚!”右手顺势从后腰里拔出一支手枪同时扣动了扳机!这一连串的动作在所有人都还没有看清的瞬间就已经干净利落地完成了,最后大家只看到一个犯罪分子脑门上噗地钉上了一个红点,然后直挺挺地向后倒去!而刘平身后的警察们此时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上来,犯罪分子全部落网!

  刘平,百姓心中的孤胆英雄,却被犯罪份子称为黑猫老魔!他们对刘平恨得牙根直痒,扬言要让他断子绝孙!对此,刘平只是一笑置之。几十年的公安生涯,几十年的出生入死,他先后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战线二级英雄模范、一级英雄模范、中国十大杰出民警称号;被全国总工会授予“五·一”劳动奖章;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被中组部命名为全国优秀领导干部;被中组部授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并作为全国公安政法战线的唯一优秀党员代表,赴京参加了建党75周年座谈会,先后八次受到江泽民、李鹏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这就是一个老公安坦荡而辉煌的人生!这就是东宁公安英雄精神的写照!

  70年忠肝义胆,护卫边关通道

  东宁口岸开通后,对俄贸易在东宁开展得如火如荼,东宁经济因此得到了迅猛的发展,市场空前繁荣起来。但是,随着东宁对俄口岸的日益繁荣,赴俄经商人员逐年增多,一些不法之徒混迹其中结成黑帮,在俄罗斯境内专门干起抢劫、绑架、敲诈勒索中国商人的勾当,短短的几年内便制造出血案100多起,中国商人谈黑色变。

  2000年6月9日, 一位挎着黑色皮包,40多岁的妇女急匆匆地直奔东宁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她是刚刚经过东宁口岸从俄罗斯返回国内的。在刑警大队办公室里,这位妇女声泪俱下的诉说着她儿子被绑架的经过:
   2000年6月8日,在俄罗斯经营果菜生意的陈淑华与丈夫晚1时左右回到自己租住的108宾馆时,发现19岁的儿子宋咏佳不见了,正当他们惊恐万分之际,一个陌生人拿着宋咏佳的护照对他们说:拿5000美元去接儿子, 否则, “伊诺”……陈淑华夫妇一听到“伊诺”这个名子,脑袋嗡地一声, 惊的脸无血色, 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立即托人送去了家里仅有的2000美元,两个小时过去了,这两个小时就像两个世纪般悠长,难奈。晚3时左右,当陈淑华看到一步一抖向楼上走来的儿子时,她的心也跟着儿子的脚步一步步地往上提,看着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儿子,她再也控制不住了,一把抱住儿子痛哭失声:儿子回来了,我又有儿子了!

  陈女士瞪着惊恐的双眼, 反反复复地诉说着一个名字——“伊诺”。之后不久,回国办事的卢某也来到了东宁县公安局报案。据卢称,2000年5月25日他来到俄罗斯乌苏里斯克进行投资考察, 晚6点钟刚来到一个宾馆, 就发现有几个中国人跟上了他, 其中一个人对他说: 跟我们走吧, 朋友, 卢某立刻意识到不测, 飞快钻进了一个出租车溜之大吉, 在市区转了几圈之后, 他找到了一个位繁华地带的大宾馆住下, 暗自庆幸逃掉此劫, 然而早8点,当他刚一出宾馆时, 昨天晚上遇到那几个人就微笑着出现在他面前, 任凭人来人往,任凭他大声呼救, 还是被他们塞进了一辆轿车,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在俄乌苏里斯克野外的一个水坝,几个绑匪对卢某先是一顿毒打, 又抢走护照、钱和手表,之后一个个头矮小的人把枪管塞进了卢某的嘴里,说: “伊诺说你的命值二千美元,换不换?”最后,胆大妄为的绑匪居然押着卢某在光天化日之下,从其姐姐所在的商店拿走了2000美元,而在场的几十名中国人却没有一个人敢吱一声。准备在俄罗斯投资的卢某说他今生再也不会去远东了。
    卢某依然提到了那个令其至今恐惧的名字——“伊诺”。
    听着被害人义愤填膺的诉说,公安干警们似乎看到了那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孩子;听到医院里受害人痛苦的呻吟。想想远离祖国的商人们苦心经营的血汗钱却被歹徒抡劫一空,想到异国他乡的商人们那哀怨、企盼的目光,公安干警们禁不住把拳头攥得咯咯响……

  此案惊动了公安部,省公安厅立即指令快侦快破,加大对境外犯罪的打击力度,并与俄警方进行通报, 取得俄警方的支持。 东宁县公安局在局长张成彬、副局长王洪仁的领导下,迅速成立专案组。歹徒的暴行虐施激怒了东宁县公安局的干警们,他们顶着重重压力和困难,开始了异域他乡艰苦的取证,抓捕工作。

  乌苏里斯克市出现了几名神秘的中国人, 他们整天在中国人聚居区活动, 说是商人吧, 多日来却没有什么生意要做, 说是旅游吧,却整日昼伏夜出。他们就是远赴乌市开展除暴行动的东宁县刑警们, 他们有着丰富的刑侦经验和不破此案决不罢休的决心。

  在公安干警调查取证时,一些受害人一听到“伊诺”二字,吓的直哆嗦, 纷纷回避, 不予配合,从而给案件的侦破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当侦查员孙贵民和另一名干警来到乌苏里斯克市一个被犯罪集团多次侵害过的被害人家中时,他不禁暗自庆幸:今天终于见到了被害人家属了。因为前几次他都吃了“闭门羹”可是,当他们刚和被害人家中一个女孩拉上几句家常时,女主人却声色俱厉地向女儿吼道:“谁叫你和他们说话了!”望着被歹徒吓怕了的女主人,孙贵民能过多的责备什么呢。顿时,屋子的空气凝固了。奔波了一天连坐都没顾上坐的两位干警互相望了一眼自己掏钱为被害人买和西瓜和矿泉水时,有的只是尴尬和无奈……

  辛苦、劳顿甚至于枪林弹雨、虎穴龙潭,我们的干警都不畏惧,他们最害怕的就是被害人、知情人的知而不报。这样,不仅助长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也延误了案件的侦破。
受害人不配合, 民警们就一次两次, 甚至十几次上门做工作, 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努力, 终于打开了工作局面, 一些受害人开口了。

  侦察员们经过周密调查,终于弄清了“伊诺”的真面目。郑仁浩,在俄国化名“伊诺”。今年26岁,朝鲜族,小学文化。家住东宁县三岔口镇。

  崔国哲,25岁,朝鲜族,曾因抢劫犯罪被判,1998年出国到俄罗斯经商。

  二人在上初中时相识,并先后于1998年去俄经商,1998年10月在俄不期而遇,二人由于不懂经营,没赚到钱,看到别人赚钱了,分外眼红,便把黑手伸向了在俄发了财的中国商人。1999年春节前,二人以乌市六公里莱库为据点, 因为此处中国商人最多, 最有钱。起初他们以“借钱”为由向人敲诈,如有人不从就进行武力威胁,一个个体业主稍微顶了一句, 伊诺就一把饭叉子就叉在了该人的脸上; 一个个体业主拒不交钱, 伊诺就用砍骨头的钢斧猛砍该人, 直到该人浑身是血、与全家人跪在地上、用双手捧上钱才罢休, 如此凶残恶暴怎能不令身处他乡的中国商人胆寒。由此,敢打敢杀的伊诺在罗斯的乌苏里斯克市有了“名气”,逐渐成为了中国黑帮的老大。黑帮成员也随之增多,先后有沈正浩、陈宝军、金虎山、朴春万等15人加入其中,屡次得手,使伊诺犯罪集团愈演愈恶,从起初的几百美元逐步发展到一次就要几千美元,开始还挑胆小的人作案,而后发展到无所顾忌,不管白天黑夜,只要谁有钱,就抢谁。他们还利用中国商人惧怕俄罗斯人的心理,勾结“二毛子”(俄罗斯籍朝鲜人)进行抢劫、绑架、敲诈,随着作案次数的增多,他们胆量也越来越大,从开始的随意性逐步发展至有组织、有预谋的犯罪。郑仁浩是黑帮老大,无论是否直接参与做案,得到的钱都要交给他,再由他进行分配。被侵害人只要一听是“伊诺”的手下,就必须给钱,没钱就拉货,如有不从就胳膊断腿折。不久,该集团逐步控制了俄乌苏里宾馆和六公里菜库两处,几千名中国人就这样整天处在中国黑帮的淫威之下。

  在乌苏里斯克,中国人最害怕的地方是乌苏里宾馆904房间,因为那里常常传来中国人的惨叫声。郑仁浩、崔国哲两人在乌苏里宾馆包有2个房间,其中904房间平时不住人,是专门用来关押人质,打人的地方,每天都有中国人被带进去毒打。被他们侵害的中国人只要一提到“904”,就害怕的浑身发抖,后来,郑仁浩一伙常常以不给钱就带到“904”相威胁。

  1999年4月中旬,郑仁浩、崔国哲、朴春万、沈成哲、马老四等将中国商人金某劫持到乌苏里宾馆9楼,以金欠钱为由,以殴打手段向金索要1000万卢布,并将金非法扣押在904房间。3天后,金的女友给郑等人500万卢布后,才把已是惨不忍睹的金带出904房间。

  1999年6月9日下午3时,郑仁浩、崔国哲、申正浩、王峰和“二毛子”谢廖瓦、瓦劳加在乌苏里宾馆预谋用强行卖给徐某子弹的办法抢徐的钱。崔、申、王及两个“二毛子”将徐劫持到乌苏里宾馆9楼,以殴打手段强迫徐拿出1万美元买他们的冲锋枪子弹,徐被迫拿出3000美元了事。

  该集团还对软弱可欺的商人反复敲诈。2000年3月的一天中午,陈宝军、崔国哲在乌苏里菜库以持枪威胁手段,向唐某(男,20岁,东宁县东宁镇人)强要3000万卢布,唐被迫给了2500万卢布,陈、崔二人强迫唐再拿500万卢布于当日晚送到宾馆。当日晚19时许,唐某送去500万卢布,陈、崔等人强迫唐某请吃饭,饭间,陈再次向唐某要钱,唐不给,又将唐某一顿暴打,之后,陈再次将唐劫持,逼唐给钱,唐被迫又拿出1500万卢布给陈。此事后,崔又先后三次向唐要走5500万卢布,陈也先后两次向唐要走1600万卢布。就这样,可怜的唐某竟先后被抢去一亿卢布。

  随着证据的搜集,掌握,案件进一步明朗化,在该犯罪集团的一系列罪行浮出了水面的同时,公安民警也详细掌握了该集团的行踪。经过与俄警方一年多的合作,东宁公安民警终于抓获了郑仁浩、陈宝军、金虎山等人。中国商人奔走相告。在将“恐怖的伊诺”——郑仁浩等押解回国的边境线上,上百名中国商人高喊祖国万岁!

  东宁口岸开通以来,东宁县公安局克服重重困难,一举打掉4个在公安部和省公安厅挂号的黑恶犯罪集团,当地百姓拍手称快,东宁公安局的名字也由此在俄远东地区叫响。

  70年血肉相融,铸就警民鱼水深情

  2007年3月4日,东宁县下了一场20年不遇的大雪,平均降雪46厘米,有的地区积雪近一米厚。东宁县道河镇洞庭村位于东宁县城28公里,由于降雪,这里与县城的道路被厚厚的积雪覆盖,车辆通行全部中断。洞庭村有一个叫曹永强的村民,今年29岁,几年前患了尿毒症并开始在牡丹江透析,自去年东宁县中医院引进透析设备后,他便在该院每周进行两次透析。据医务人员介绍,如果透析患者不按时进行透析便会发生呼吸困难,最终导致窒息死亡。3月5日,本应是曹永强透析的日子,可大雪封山,让他无法赶到县城医院。3月6日上午,曹永强已出现明显的呼吸困难症状,他家人情急之下在村里雇了一台四轮拖拉机准备把他送到县城,可出村还不到一百米,拖拉机便无法前行!看着呼吸困难、神智已逐渐模糊的儿子,曹永强的母亲想到了“110”,于是她颤抖着手拨通了110:“……我儿子曹永强如果今天再不到东宁透析就活不了了,求求你们快救我们出去吧!” “110”报警服务台一接到这声泪具下的求救电话,局长张平、当即向县长孙永先、副县长李敬国进行了汇报,孙永先立即指示有关部门要不惜一切代价,全力以赴救援患病群众。副县长李敬国协调东宁电厂车队出动铲车开路,东宁中医院出动医护人员,由公安局带队一场紧急营救行动在风雪中开始了:救援车队在铲车后艰难地向目的地行进,一米、二米、三米……每个人的心里都急得冒火。 “别急,永强你是好样的,坚持一会,我们马上就到了……”车上,张平局长一边不停地在电话里安慰着曹永强和他的母亲一边焦急地催促着身边的人加快速度,每个人都忙得头上热气直冒。可是,就在大伙忙得恨不得多长出两只手来的时候,铲车却发生了意外——由于马力不够,铲车在铲除一堆积雪时滑到了沟里无法上来。怎么办?此时,时间就是生命!在后方负责协调的副局长赵占东立即指示交警大队领导调集铲车进行增援,交警大队迅速联系了东宁华宇集团的一台50型铲车,并在副大队长刘本海的带领下,迅速到达指定位置开展增援,电厂车队铲车被拽出后继续前行,此时已到了下午5点钟左右,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为了保证营救工作顺利进行,副县长李敬国协调华宇集团铲车返回东宁加油后继续增援。一小时后,电厂车队铲车再次滑进沟内,此时,华宇集团铲车已加油后返回,在拽电厂车队铲车时,不慎将电厂车队铲车油管刮漏,无法前行。为了争取营救时间,营救人员决定将电厂车队铲车停放在此,由华宇集团铲车开路继续前行。前面的路越来越难行,而且积雪越来越厚,有的路段积雪近两米厚,道路被积雪完全覆盖,看不清哪里是道路,铲车司机只能靠着路边的土堆来辨别方向,在漆黑的夜里艰难前行,晚10点钟左右,救援人员经过10个小时的不懈努力,终于成功到达洞庭村。而对曹永强的家人来说,这10个小时比一年还要漫长,当终于看到救援人员时,曹永强的母亲早已泣不成声。大伙二话不说,立即把已陷入半昏迷状态的曹永强抬上车,以最快的速度往回赶。仅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将曹永强送到了东宁县中医院。此时,东宁县县长孙永先、副县长李敬国及医院救护人员早已在医院门前焦急地等待着病人的到来。事后,医生说,如果患者再晚送来两个小时,病人可能就救不回来了。在透析半小时后,曹永强渐渐恢复了神志,他紧紧握着县长孙永先的手,连连说:“感谢党,感谢政府,是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公安的工作就是这样,既琐碎平凡又惊心动魄,在娄可洲调任东宁县公安局任局长不久,2011年9月15日早8时许,东宁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电话骤然响起,当接警员接听电话,电话里一男子急促地说:“我是大肚川巨源煤矿,我们财会室保险柜被撬盗,丢失现金45万元。”

  警情迅疾汇报给娄可洲,他召集刑侦技术人员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开展案件的侦破工作。经现场勘查和分析,确定案件性质具备流窜作案、内外勾结等特征。

  这起东宁有史以来最大盗窃案,引起了黑龙江省公安厅和牡丹江市公安局的高度重视,副省长、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孙永波亲自过问并督办此案。牡丹江市公安局将其列为重点挂牌督办案件。牡丹江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闫子忠获悉后,指令东宁县公安局务必于年底前侦破此案。

  娄可洲对案件的侦破虽感压力在身,但他仍充满信心地对民警说:“有上级部门的倾心关注和大力指导,我们一定要打好这场攻坚战,年底之前必须破获此案。”

  娄可洲深入一线带领专案民警夜以继日地开展侦破工作,并对每处侦察环节认真进行分析和部署,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在两个多月的侦察工作中,他组织警力对案发地的务工人员逐一进行摸排,对现场周围村屯、砖厂、油厂等企业所有符合作案条件的10000多人逐一进行排查,并提取指纹1000余份、采集DNA500余份,审查重点人员113人,清查旅店宾馆134家、网吧22家、游戏厅22个、洗浴10处、五金商店12家,检查过往车辆500余台次、盘查可疑人员1800余人,保全视频监控资料49份,发放悬赏通告800余份、破案线索宣传单900余份。

  自2011年11月份起,专案组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昼夜兼程地往返于牡丹江、鸡西、鹤岗等地,行程5000多公里调查有关重点人员。2011年12月13日,民警在工作中发现一条重要线索,巨源煤矿电工隋某结识的一个绰号叫 “艾滋病”的人,有重大嫌疑。

  隋某对民警说:“艾滋病的真名叫艾国辉,是吉林省梅河口市人。他在2011年初曾在巨源煤矿打工,后因工伤我照顾他一段时间,他返回梅河口市,我俩还经常保持联系。”

  娄可洲和民警研究认为,艾国辉和隋某关系不错,如果艾国辉是持机人的话,这次他到东宁却没有跟隋某联系,而案发后又迅速返回梅河口,据此反常举动,艾国辉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艾国辉纳入了警方的视线。

  12月15日,东宁县公安局民警与牡丹江市公安局民警组成工作组赶赴梅河口市开展工作。

  民警考虑到艾国辉不会是一人作案,他们在梅河口市没有打草惊蛇抓捕艾国辉,而是在辽源、通化、梅河口市等地开展走访。半个月的艰苦细致工作,终于摸排出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应为辽源人张立军,张立军具备作案用车且近期经济上反常,时常花天酒地地出入娱乐场所,且吸食毒品。

  在摸清两名犯罪嫌疑人家庭住址和活动轨迹后,2011年12月23日中午13时许,娄可洲果断做出收网命令,民警分别在梅河口市一居民楼3楼内和距离梅河口市30公里外的山城镇,将张立军及艾国辉抓获。

  经审讯,二人交代了2011年9月13日,吉林省梅河口市犯罪嫌疑人张清林找到艾国辉商量盗窃,二人密谋后决定到艾国辉熟悉的东宁县巨源煤矿去盗窃保险柜,怕人手不够又找到因吸毒负债的张立军。9月14日,3人窜至东宁后先是在东宁镇某市场购得作案用的胶鞋、手套、口罩、撬棍等工具,随后开车到巨源煤矿进行案前踩点。当晚23时许,3人实施了盗窃犯罪。12月31日,专案民警又将逃到外地的犯罪嫌疑人张清林抓获,并且追回大部分赃款赃物。

  3名犯罪嫌疑人到案后,娄可洲通过他们作案手段和反侦察经验,认为他们实施盗窃保险柜案件绝对不是偶然,在外地一定还作过类似的案件。

  娄可洲和民警研究了周密的审讯方案,经过数天的斗智斗勇,3人彻底缴械,交待了还窜至我省鸡西市、吉林省和辽宁省等地撬盗保险柜10余起,涉案金额近百万元的犯罪事实。

  至此,这个流窜于东北3省之间的撬盗保险柜犯罪团伙历经东宁公安民警近3个月艰苦鏖战,被一举成功打掉。

  “2011、9、15”案件侦破后,得到了牡丹江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闫子忠同志的重要批示和市局通令嘉奖。

  东宁县公安局不仅是辖区内大案随发既破,他们在“清网行动”中,还抓获在册逃犯46人,撤网率达到70.8%,抓逃质量名列全市公安机关前列,被省公安厅荣记“清网行动”集体二等功。尤其抓获公安部督捕逃犯张振坤、李守海,得到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的重要批示。

  娄可洲以“警力有限,民力无穷”的思路,激发广大人民百姓积极性,营造全民参与打击犯罪的浓厚氛围。他带领局党委一班人,还把全警参战的打击工作与其他工作结合起来,使入室盗窃、抢劫、抢夺、街头诈骗、扒窃等多发性侵财犯罪得到有效遏制,广大人民百姓安全感明显增强。尤其是又在全县32家煤矿安装了视频监控系统,并自主研发安装了“矿区流动人口微机管理系统”,成为全市公安机关社会管理创新的一大亮点。

  一代一代的东宁公安人,始终把服务县域经济社会发展,作为执法为民的重要环节,寓管理于服务、以服务促管理,努力创造优良宽松的法制环境。先后出台《扶持对俄市场建设十二项措施》、《为经济建设服务三十条规定》、《便民服务十五项举措》等一系列服务经济的改革措施,使公安工作最大限度地贴近了经济发展的主战场,谱写了一曲曲警民鱼水情深的动人乐章。

  2015年,以王尧局长为首的党委班子一班人,大力加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和基础设施建设,公安业务技术用房及市应急救灾指挥中心项目完成主体建设,天眼工程完成招投标工作,看守所在全市率先完成设备升级,投资200余万元的网综平台即将投入使用。同时,进一步优化巡逻防控方式方法,2台武装巡逻车、8辆警用摩托车、100台警用自行车现全部投入实战,真正做到了“白天见警徽、夜间见警灯”,刑事、治安案件大幅下降,极大提升了群众的安全感,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警务保障“210工程”建设、监所安全管理等项工作面向全省介绍并推广了经验,从而实现了党委政府更加满意,人民群众更加信赖和公安事业跨越发展的目标。

  尾声

  70年,中华民族从风雨飘摇走向繁荣昌盛。70年,东宁公安从英雄李东升到英模刘平;从十佳公仆张成彬到行业标杆王尧,东宁公安人始终秉承着“忠诚、智勇、卓越、奉献”的精神,励精图治、拼搏进取,取得了辉煌的业绩:1980年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战线先进集体”称号;1986年被公安部荣记集体一等功;1991年至1995年连续5年被公安部授予“全国优秀公安局”称号;2001年被中组部、中宣部、人事部和中央文明办联合授予“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集体”称号;2005年被中央文明办评为“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先进单位;2006年被命名为“全国县级公安机关执法示范单位”;2007年被公安部授予“全国优秀公安局”称号;2009年被中央文明办命名为“全国文明单位”;2012年第七次被公安部授予“全国优秀公安局”称号。同时,东宁公安局还荣获40多项省级荣誉,省公安厅先后4次做出向东宁公安局学习的决定。

  这是用热血和忠诚铸就的光荣,这是披肝沥胆无畏无惧的写照!让我们向英雄的公安人致敬!

  70年沧海桑田,在东宁经济社会发展的历程中,我们总能觅到公安队伍保驾护航的身影。他们怀着对党、对人民,对家乡的无限忠诚,凝聚起英勇无畏的力量,护卫着边城人民的安宁。

  历史,又将掀开新的一页。2016年,东宁撤县建市,东宁的发展开启了新的伟大征程。

  东宁公安,将永葆忠诚!

  东宁公安,将与光荣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