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中的文化新城——东宁

日期:2016-04-08  发布人:  作者:   浏览量:110
     

庄丽娟

  

  东宁的文化很古老,千百年丰厚的人文历史积淀,孕育了“敢为善成,开放包容”的城市品格;东宁的文化很时尚,近年来市委、市政府立足“文化小康”的建设目标,使得东宁的文化更加繁荣,更加绚丽多彩。

  

  东宁,从历史中走来

  

  2015年岁尾,喜讯传来——国务院批准东宁撤县设市,对于东宁,这无疑是一次荣耀而引以为傲的庆典。

  历史,在这一瞬间穿越了浩渺的时空隧道——

  一万多年前,古人类从华北一路披荆斩棘而来,逐水草而居,在这里出土的红山玉石斧为我们讲述着,远古先人在这里的生产与雕琢。 

  两千多年前,沃沮人在这里沿瑚布图支流开疆拓边,繁衍生息,历尽了太多的攻杀抢掠,屹立于悬崖峭壁上的五排山城见证了“团结文化”繁荣的雏形。

  一千三百多年前,唐玄宗册封粟末靺鞨首领大祚荣为渤海郡王,在大城子设立“率宾府”,从此粟末靺鞨政权在这里以渤海为号,因盛产率宾马闻名于世。

  一百多年前,宁古塔副都统派员到此设招垦局,成为最早设治的地区之一,后几经更名变治,直至1913年,改为东宁县,开启了以县建制的历史进程。

  七十多年前,无数东宁儿女奋起抗争,与苏联红军并肩作战,粉碎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大东亚共荣”的美梦,于明智、王德林等历史人物的名字,使得这片土地在二战文化的史册中更加熠熠生辉。1945年9月,勋山一带炮火硝烟散尽,被日军视为“东方马其诺防线”的东宁要塞瞬间崩塌,第二次世界大战在这里宣告终结。

  纵观东宁历史,我们可以发现,东宁是一个移民城市,自秦、汉、南北朝直至隋唐的1300年间,沃沮、勿吉、靺鞨、女真等民族都曾在这里留下过纵横驰骋的足迹。时至清代,顺治、康熙、雍正三朝,大批中原、江南文士或因参与抗清活动,或因科场案、朝廷党争、文字狱等牵连而被流放至此,留下了不朽诗篇。清朝后期,山东、河北等地的人们为了生存,涉险来到这块不曾开垦的处女地,淘金、采参、狩猎,开启了“跑崴子”的先河。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一代又一代东宁人敢为善成,奋斗不息,以其独特的胆识和非凡的气度,创造了光辉灿烂的历史文化,形成了独一无二的文化基因。

  东宁,以其极富传奇的文化色彩,走向中国,走向世界……

  

  

  “跑崴子”跑出的“丝绸之路”

  

  “看准了山认准了海

  没路咱怕啥快点把路开

  做人做事全凭一个实在

  跑崴子就打就打这张牌……”

  这首由市委书记孙吉舜和著名词作家车行作词的歌曲《跑崴子》,形象地写意了东宁人背井离乡,敢为善成的拼搏精神,也为我们真实再现了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1860年,一纸丧权辱国的条约将北疆第一港——海参崴割离了中国的领土,它也因此有了“符拉迪沃斯托克”(意为统治东方)这个对中国极具侮辱性的名字,成为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

  海参崴自划属俄界后,咸丰界约“永许吾民久居”,也就是从那时起,闯关东来到东宁的人开始跑崴子,他们将布匹、皮货、食盐、首饰等物长途贩运到海参葳,再把那里盛产的海参、扇贝、大马哈鱼等海产品运回国内。这些人或只身闯荡,或携家带口定居下来,从小打小闹干起,逐步发迹,开起了旅馆、山货铺、商号、茶庄、戏院等等,“填不满的海参崴,装不尽的三岔口”之说蜚声海外。

  他们在积累财富的同时,也传承着中国的文化。在海参崴,华人居住区街市繁盛,人烟稠密,民风习俗一如既往。他们迁居异域,常聚于院落,搭建起舞台、剧场,自拉自唱,聆乡音以解乡愁。一些艺人、班社也常会到“崴子”演出,无论何种流派、何种形式,无论是一代名伶,还是后起之秀,所到之处无不夹道欢迎,倍受追捧。1910 年前后,东宁县城正式成立了“同乐处”票社,组织者就是从海参崴回来的一个鞋匠。京剧武生小麒麟常拉班跑“崴子”,回来时又从“崴子”拉来几个角儿联合演出。他们的艺术活动,就像一股不可分割的纽带,把东宁与异域他乡的炎黄子孙紧紧连在一起,由此辅设了一条商旅文化之路。

  上世纪80年代,东宁的决策者和建设者们咬紧牙关,勒紧裤腰带,带着“砸锅卖铁也要建口岸”的信念和决心,举全县五分之一财力,建成了东宁-波尔塔夫卡口岸。口岸开通以后,作为东北亚国际大通道上的桥头堡,全国各地域文化流入进来,中西方文化在这里碰撞、交融,使东宁一跃成为国际文化交流的窗口。

  历经二十余年,这座融合了中俄朝三国文化元素和现代文化理念的城市,始终担负着“讲述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的神圣使命。她曾走出国门与俄罗斯当地居民联欢,曾邀请俄罗斯演出团体来东宁演出近千次,曾促成百余次中俄青年文化交流,曾举办十余次中俄艺术家摄影展、油画展……她建设了宝玉石城,将口岸与俄罗斯油画城、玉石城、免税商城连为一体,每天接待近千名游客;她建设了金光寺文化产业园,使佛教文化在关东大地上盛行;她建设了绥芬河谷创意观光文化产业带,将一幅璀璨夺目的画卷沿绥芬河两岸铺展开来……

  漫步于这座充满异域风情的魅力城市,行进在货运繁忙商贸热闹的通关口岸,徜徉在中俄艺术家创作的一幅幅色彩斑斓的油画前,畅游在琥珀、玉石商品琳琅满目的宝玉石城,深深感受到这座城市积极实施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所迸发出的活力,建设对外开放桥头堡的速度与激情,塞北边城散发出的独有文化内涵与蕴味。

  一百年前,我们的先民思想开放,眼光超前,就算遇到再多的磨难也不曾退缩,亦步亦趋地为我们践行着坚持不懈、敢为人先的“跑崴子”精神,也正是凭借这种精神,一百年后,越来越多的东宁人前赴后继,以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胆识和气魄,让这种精神得到传承,正如市委书记孙吉舜所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东宁因‘跑崴子’而兴。新常态下,全面对接龙江丝路带,抢抓发展新机遇,加快经贸大转型,奋力开创东宁开放型经济发展新局面更加需要我们重拾‘跑崴子’精神,让这种精神在全社会发扬光大。”

  最是文化能致远

  

  口岸开通的历史书页翻过了26年,东宁走过了激情创业的不凡历程,当越来越多的农民仅靠黑木耳一项就能获得人均两三万元的年收入,越来越多的商人奔波于车水马龙的边境贸易,当越来越多的居民乔迁进中欧合壁风格的城市建筑,当越来越多的旅客流连于秀丽如画的山水,东宁已不再满足仅仅做一个国境守望者,而是在文化建设上有了更大的目标。

  2012年,乘着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的东风,在创建工作推进会上,时任县长孙吉舜提出了规划、制度、保障等“十一个到位”,并要求东宁的创建工作要达到“全国领先、全省率先、全市排头”的总目标。

  东宁,就这样站在了文化建设那高高的脚手架上……

  东宁文化建设的基石是宛如沧桑老者的大城子博物馆;是壁垒森严、伤痕累累的要塞;是城区以国标舞、水书、京剧、太极拳、冬泳为品牌的五个广场,是全县6镇、10个社区、102个行政村在家门口建起的图书室、文化活动室、电子阅览室和花园式的文化大院……通过几年的努力,东宁财政先后投入了近10亿元建成10余项重大文化工程,每年举办各类文化活动近百场,实现了文化设施全覆盖、文化活动全面开展、文化管理高效运行,公共文化建设硕果累累,取得了跨越式发展。2015年8月投资20余万元,建成了牡丹江市六市县规格品味功能最全的市县级书画艺术馆,受到了省市领导和艺术专家的高度称赞。

  东宁正在以豪迈的热情砌着一座又一座文化的城墙……

  在东宁,无论是雾气蔼蔼清晨还是夕阳暧暧的黄昏,人们都会不约而同地汇集到各个广场、公园、文化活动室,以动人的歌喉、优美的舞姿、矫健的步伐传播着健康文明的文化信息,在自娱自乐、强身健体的同时,也给他人送去了无穷的欢乐。在过去,一个小广场,百十人的小舞台;现在,城乡处处有广场,广场处处是舞台。

  无论是城镇还是乡村,居民们都有了属于自己的活动场地,可以尽情地享受“免费文化大餐”,在县图书馆或村图书室,可以利用全天时间借阅书籍、进入数字图书馆畅游;热情似火的盛夏,农村的文化大院每天晚上都会有免费放映的电影;每逢节日,精彩的文艺演出会面向公众免费举办;如果想学习文艺特长,只要一个电话,县文化馆的干部就会及时出现在你的身边……

  随着“五城同建”及美丽乡村建设的推进,文化的触角已延伸到每一个社区、村,老黑山木雕镇、大肚川根雕镇、三岔口民族舞蹈镇、石门子词曲创作村、太平川秧歌村、上碱乐器村等一品文化镇村应运而生。东宁镇文化站被确定为市、县级示范站后,其他乡镇补充修订实施方案,从建站规模、人员配置、文化网络设施、服务供给、硬件设施等方面进行优化,重点打造了北河沿、泡子沿、上碱、柞木等十个典型示范村和团结社区一个高标准示范社区。

  在软件建设方面,东宁依托口岸优势实施文化捆绑战略,开拓创新中俄文化交流,将以东宁要塞为代表的警示教育文化,以五排为代表的历史文化,以金光寺为代表的佛教文化,以葡萄酒为代表的生态文化,以宝玉石、黑木耳为代表的产业文化相结合,推出“游口岸、看要塞、赏美玉、拜观音、购木耳”旅游文化产品。

  20多年的开发开放,东宁深入挖掘地域文化资源,打造特色文化品牌,通过由1983年《小江南艺术之声》延伸至今的 “小江南之夏”广场文化打造国家级群众文化品牌;通过连续举办“舞动全城”广场舞大赛打造省级群众文化品牌……各镇村群众“小春晚”、“秧歌”等文化活动锦上添花,成为全省农村群众文化品牌奖励项目。

  山含书卷气,水流翰墨香。国家一级作家孙少山,集四十余年心血创作的《孙少山文集》六卷本由国家文史出版社出版;乡土作家舒源骏创作出版10部长篇小说;“边地作家”董岐山作品《国镜线》入围鲁迅文学奖,在牡丹江地区属首位;国家级摄影家宿伟东汇集四十余年创作拍摄的1500余幅摄影作品编辑出版了《构图之上》、《光线之上》、《观察之上》等五部系列摄影丛书在全国公开发行,成为大中院校摄影系学生学习摄影的必备教材……在老一辈作家的影响下,东宁文学创作花香果硕,近十年,本地作家出版文艺书籍36部,在市级以上报刊发表文艺作品1765件,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文艺作品570余件,在全国有影响的报刊发表作品120余件。获得省级以上奖励75次,国家级奖励40余次。

  文化是纽带,艺术是桥梁。电视剧《清凌凌的水蓝莹莹的天》在中央一套黄金时间与全国观众见面,受到了广泛好评,这部汇聚了潘长江、孙宁、姜超等明星的农村轻喜剧,是第一部在东宁拍摄,由东宁人主创的电视剧,获得了2011年第二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金牛奖”最佳男、女主角奖;东宁人自编自演的《在希望的田野上》、《盛开的金达莱》、《咱村也有文艺人》三个节目代表牡丹江地区到上海世博会参加演出;东宁民间故事、朝鲜族击打舞均入选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多年来,东宁市的书画摄影艺术家们在参加国家省市的各项艺术大赛大展中获得的金奖、银奖、铜奖等奖项,在牡丹江市六市县中一直是名惯榜首。

  东宁优秀作品百花齐放,文艺人才层出不穷,文艺事业呈现出繁荣发展的生动景象。2015年7月16日,时任县委书记、县长孙吉舜在文艺工作者座谈会上指出,东宁文艺爱好者要一如既往继续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提升东宁文明城市软实力;要继续引领文化大繁荣、大发展;要继续激发创作热情,做到德艺双馨;要继续推动产业发展,尤其是要将文化当做产业来抓,继续助推县域经济发展。要把满足人民群众精神文化需求作为文艺创作和文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使文艺创作真正做到来源于群众、服务于群众。并对东宁文学艺术界近年来所取得的成绩表示祝贺,感谢文艺工作者的辛勤努力和卓越贡献。

  文化的希望是一张白纸上的创意描绘,是在不断累积的文化能量、不断优化的人文环境上,树立起文化发展的自信,东宁从这里起航,镌刻出一个时代的精神坐标与文化坐标……

  过去的一百年,东宁在中俄边境线上走出了一条特色的经济发展之路,创造出了瞩目的奇迹;不久的将来,东宁也必定会将一条富有东宁特色的文化之路延伸开来。今天的东宁,历久弥新,已经从一个密林遮天蔽日、静谧偏僻的小县城,成长成了一个充满活力与激情的魅力之城,文化的崛起让这座城市散发着无限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