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剧本]民族英雄王德林(八)周保中活捉日本池野——叶宏君

日期:1970-01-01  发布人:  作者:   浏览量:3192
     
作者:叶宏君
  1、藤田被池野叫上药店二楼,池野今天似乎心情很好,一桌子的酒菜,他让藤田坐下,还给倒了一杯酒,他告诉藤田,清逊帝溥仪已在长春登基,国号“满洲”。关东军总算没有白忙活,抹消了朝野上下的怀疑,对于侵略中国东北这步险棋终于得到认可。为了我们大日本能在东北获得更多利益,我们还要去做更多事情。
  藤田:“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做?”
  池野所答非所问,“你知道现在我们脚下踩到的地方叫什么地方?”
  藤田疑惑,“叫东宁啊。”
  池野摇摇头,“你说的是现在的名字,以前叫率宾府,698年,粟末靺鞨首领大祚荣建立靺鞨国,唐玄宗册封大祚荣为渤海郡王,从此粟末靺鞨政权以渤海为号,成为唐朝版图内的一个羁縻州。762年,唐廷诏令渤海为国。设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率宾府是十五府之一。”
  池野干了一口酒,从椅子上下来,打开一个侧门。藤田看见一张长条桌子放满了各种凌乱的陶器、铜器、铁器、金器和玉器等。池野得意地告诉藤田,这些东西都是从东宁老百姓手里用非常便宜的价格买下来的,老百姓是在团结村、大城子村、庙岭村和亮子川村捡到的。这些愚蠢的支那人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对于我们大日本研究渤海国的古文明却意义重大。”
  池野缓了缓又说道:“据老黑山当地人,在他们这里虎踞峰上原来有一个倒塌的三教寺,传说过去寺里以前供奉着三尊金佛。我曾派人到那里收集过莲花瓦当、花边筒瓦、鎏金舍利函,可以断定这些都是渤海国遗留物品,也就是说三教寺确实存在过,至于三尊金佛……我想也应该存在,有人说这三个金佛就在盘踞虎踞峰上土匪头子崔成顺手里。
  今天叫你来,就是让你完成调查任务,如果真在他手里,不惜一切手段把它弄过来。”
  藤田:“是。”
  2、东宁县街里有一家日本人开的妓院,名字叫“望乡楼”,里面全是身穿和服,脚踏木屐的日本姑娘,来往的形形色色的嫖客很多,有中国人、日本人、俄罗斯人、朝鲜人。
  俞东宝灌饱了酒背着手大步流星地进来,花枝招展的老鸨恭恭敬敬地跑过来,一边鞠躬一边用流利的汉语打招呼:“先生,好久不见了,谢谢您,又来关照。”
  俞东宝听着非常受用,每次到日本妓院,这些客气的日本女人让你感觉不是让你感激对她们的享受,而是她们要感激你慷慨的施舍,也许正是主子的一种满足感,让俞东宝每次来县城都会扎这里一头。
  俞东宝被领到红绫铺幔的屋子,榻榻米上跪着一位身着和服的女孩,“您好,请多多关照。”
  女孩温柔甜美的声音让俞东宝险些醉倒,再看女孩如同秋水一样的眼睛,更让他心惊池摇,他三下两下脱光自己,急忙扑过来做了鱼水之欢……
  俞东宝搬过来女孩的肩头问:“你是……第一次?”
  女孩点了点头,俞东宝沉默了一会,连忙起身把衣服里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放到桌子上,“这些钱,全是你的。”
  俞东宝坐在丰盛的饭桌前很是忐忑,左面跪着老鸨,右面跪着昨晚上的那个女孩,对面跪着的是身着和服留有银丹胡子的日本男子。
  日本男人满脸笑意非常客气地说道:“俞东宝先生,昨晚过得很愉快吧?”
  俞东宝一惊,自己不认识这个日本人,这个家伙怎么会认识自己?
  日本男人又笑了笑,“你不用惊讶,我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藤田,这位是我的妻子,这位是我的女儿秋子。”
  俞东宝脑袋嗡的一下,半天没有转过轴来,难道昨晚上老鸨把自己的女儿给了自己,他妈的,这怎么可能呢?俞东宝瞄了一下两个女人,长得很像,应该是母女。对面这个男的,说是女孩的父亲,自己睡了他的女儿不但像是很生气,反而面带笑意,这更他妈的不可思议。难道他们是为了钱?  可自己把所有的钱都给了也不算多。
  恰在这时,藤田把装有银元的口袋扔了过来,“这是你的钱,为了交你这个朋友,你的钱一个地不要。”
俞东宝更是蒙了。
  藤田:“我们日本家庭里的孩子,都不是自己的,都是国家的,国家需要时,男孩要献出生命,女孩要献出自己的身体,非常骄傲,我们家全做到了,几周前,我的儿子所属部队在海林遭遇王德林顽敌,已经为国家殉国,昨天我的女儿为国家利益把身体献给了你,所以现在你也必须为我们大日本帝国做事。”
  俞东宝:“为你们做事?为你们做什么事?”
  藤田两手相扣,“哈哈”笑道:“俞东宝,你的身份我们早就知道,老黑山卧虎峰土匪头子崔成顺是你干爹吧?”
  俞东宝故作平静,“是我干爹那又怎样?”
  藤田阴沉说道:“把他杀掉,然后抢夺出他手里藏得三个金佛。”
  “啪”,俞东宝一拍桌子,“休想,我干爹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岂能做这种没有良心的事?”
  拉门一下拉开,两个日本浪人两把手枪对准俞东宝的脑袋,藤田一摆手让这两人撤下。
  藤田拽开饭桌下的拉柜,将一个纸包扔过来。俞东宝打开,里面是一摞他和秋子赤裸照片。
  藤田阴阴冷笑,“明天我拿着这些照片去找你们的老大,就说你强奸了我家女儿。你们老大是个鲜族人,听说他立了一个规矩:山上的人,如果强奸了民女,就要把后背的皮剥下来,然后糊上新剥下来的狗皮,即使命大不死,后背长上狗皮也会是一个怪物。”
  俞东宝脸上顿时冒出冷汗,颓坐在炕上。秋子贴了过来,用手抚摸他的脸还有他的额头,俞东宝此时恨不得将这个女孩掐死。
  藤田:“你和我们合作杀了崔成顺找到宝藏,我们不会亏待你,东宁早晚会归我们统治,如果愿意可以领着队伍归顺我们,我可以为你求得一官半职,如果不愿意,你可以留在山上继续当你的大王。
  3、俞东宝带着秋子回到卧虎峰,因为他是老大的干儿子,山上的弟兄都认识,三道关卡很容易过来,只是大家不知道少爷今天会领回来一个漂亮姑娘,大家只是好奇看了看秋子,秋子很是大方地对他们一笑。
  俞东宝来到聚义厅,崔成顺坐在虎皮椅子上,旁边椅子上坐着师爷侯大俊,侯大俊,长得也不大,也不俊,反而瘦小伶仃。俞东宝探腰鞠躬。
  崔成顺问:“让你买的药都买回来了?”
  俞东宝:“全买完了。”
  崔:“听说你带回一个姑娘是怎么回事?”
  俞:“爹,是这么回事,她是从依兰逃婚过来的,她家要把她嫁给一个老头,她就偷着跑到东宁县城找亲戚,结果那个亲戚又上海参崴了,我看她在路上哭怪可怜的,就给她一点盘缠让她回家,可她说宁肯死在这,也不会去,没有办法,就把她领来了。爹,你看可以,就把她留在山上,不行我现在就把她送下山,她愿意上哪和咱们也没有什么关系。”
  “我看哪也别送,这个女孩我见了,挺好的——我们先吃饭吧。”进来的是崔成顺的妻子。
  秋子跟着俞东宝进了圆顶草房的屋子,室内是典型的鲜族风格,灶间与居室由拉门分隔,一条长长的大炕,家人和来客进门就上炕,鞋要脱在门口,室内显得宽敞雅致。炕桌上的食品也是朝鲜族的传统风味,有打糕、泡菜、狗肉、大酱汤和“八珍菜”(是用绿豆芽、黄豆芽、水豆腐、干豆腐、粉条、桔梗、蕨菜、蘑菇八种原料,经炖、拌、炒、煎制成的菜肴)。
  按照主客尊卑大家落座,秋子用眼观察,崔成顺体格健阔立眉豹眼,络腮胡须,二大碗里装满了白酒,一看就是敢作敢为的主,右边的妻子眼珠大的酒盅里也装满白酒,每泯一次,都要侧过身子,左手端杯而右手遮挡,是一个很传统的鲜族妇女。崔成顺右面的侯大俊,虽然其貌不扬又很瘦小,但那一对小眼睛却滚动有神,秋子在心里说这个人能和老大一家子坐一起吃饭,本身资历不小啊,以后此人自己一定要多加防备。正想着,侯大俊突然问道:“你那东宁的亲戚姓什么?”
  秋子:“姓董,是我的姨夫。”
  侯:“他们在海参崴做什么买卖?”
  秋子:“这我不知道,只知道他们在东宁时做皮毛生意。”
  侯:“啊,那……”
  崔成顺妻子好像看不下去了,急忙打断,“快吃饭吧,一个女孩逃出来多不容易,更何况还是这么漂亮善良的女孩子。”
  坐在秋子旁边的俞东宝也急忙打岔,“娘今天的大酱汤做的真好吃,是不是放瘦肉丁了?”
  秋子:“习惯,这里的人都很好。”
  崔成顺妻子笑着说:“我看你不如就嫁给东宝得了,东宝这孩子也很懂事,又很孝敬。”
  秋子装出不好意思的样子,然后明知故问一句:“他为什么姓俞而大掌柜姓崔?”
  “因为他是我们的干儿子,那年他要饭差一点冻死,是我们救活了他。”
  秋子装出有点神秘的样子,问:“婶子我听有人说咱们这山上有座庙,我想到那里许个愿,但愿真能找对好婆家。”
  崔成顺妻子拍了拍秋子肩头,“傻孩子,你找东宝保准错不了,许什么愿,再说你上哪许愿,那座庙早已经没有了。”
  “没了?”秋子一脸失望。
  “有,也只是剩下水泥茬子了。”
  “婶子,我们那里原来也有一座庙了,后来塌了,你说怎么的,有人从里面挖出好多东西,有人还从里面挖出了金佛。”
  “这也有很多传闻,那都是胡扯。”
  秋子细细观察,崔成顺妻子白净的脸上表情平静。
  侯大俊告诉崔成顺派人到东宁打听过,东宁县城确实有个做皮毛生意的董姓夫妇到海参崴做生意去了。
  夜晚月光下,一身夜行装束的人进到屋子,拿下黑色面纱,露出秋子的脸,她一边脱着衣服一边骂道:“可恶的支那人,到底把东西放到哪里。”
  俞东宝坐在一块岩石上,内心翻江倒海,一下想起十五年前,自己要饭情景,自己又冻又饿艰难在雪地上迈着步子,自己靠坐在坍塌的破庙墙壁处,迷迷糊糊像是被一件温暖的大衣裹住,抱在一个宽大的怀里。
  又一个镜头出现,两个日本浪人摁住他的臂膀,秋子拿个针管很熟练地扎进他的胳膊,藤田那张银丹胡子的脸开始在他眼前晃动,突然面露狰狞的狂笑,“必须听我的,每隔6个月你就要打一次解药,否则你就会痛苦而死。”
  他无精打采往回走,听见一阵骚动,他看见几个士兵正对着木板墙缝拼命往里挤瞧,他明白是怎么回事,想上去制止,走了两步又停住,嘴里骂道:“谁也不会想到,漂亮的身体里,藏着蛇蝎一样的心。”
  原来木板房里,秋子正赤裸着身子半躺在木盆里洗澡,弥漫的水汽遮挡不住秋子雪白而又丰满的胴体。山上的士兵头一回见过这样西洋镜,一个个变得像抓耳挠腮的公猴子。
  外面嘁嘁喳喳的声响和淫气秽语好像没有干扰她一点,秋子面露一丝冷笑,继续一点一点细致地搓着身子。
  4、崔成顺妻子从外面进来,突然看见秋子把纸包里的东西放进大酱汤里,立刻喊道:“你想干什么?”
  还没等她说出第二句话,秋子的匕首扎进她的胸膛。
  赶回来吃饭的崔成顺问秋子,“你婶子干什么去了?"
  秋子:“婶子说今天的大酱汤做得比较多,给前院的弟兄们送一盆,叫我们不要等她了。”
  崔:“那好吧,咱们先吃好了。”
  秋子看见崔成顺、侯大俊还有俞东宝每个人都把碗里的大酱汤喝下,禁不住发出一阵阵奸笑,三个人大惊,正在这时,衣柜里的崔成顺妻子的尸体摔了出来,崔成顺、侯大俊想要抬身掏枪,“扑通扑通”三个人全都折在炕上。秋子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绳索,麻肩头拢二背将崔成顺和侯大俊困住,她急忙从水缸里打来一碗水,将另一包药和到水里,抬起俞东宝的脑袋灌了进去,等俞东宝睁眼醒来,她抬头再看炕上,大吃一惊,炕上躺着崔成顺,却少了侯大俊,留下一堆绳索旁躺着一只猫。俞东宝说糟了,师爷以前是耍戏法的,他会缩骨功,他一指后透风窗户,一定是从这里跑的。秋子推窗后望,后面是茂密的森林,她回过头来,俞东宝问怎么办?
  俞东宝将弟兄们叫了过来,大家看见地上大掌柜妻子的尸体面面相觑,惊恐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俞东宝悲恨交加地告诉大家:“这一切都是师爷干的,干爹是生是死不知道,”俞东宝一指趴在大掌柜妻子身体上哭得死去活来的秋子,“是她发现师爷杀死了娘,我们要给我爹我娘报仇,大家马上搜找,如果发现师爷就地正法。”
  有人异议:“师爷为什么要杀大掌柜和他妻子?”
  俞东宝告诉大家:“我听干爹说过,两人以前有过世仇,但我干爹宽宏大量,想以和为贵,愿与他冰释前嫌,没想到这个汉族小人小肚鸡肠,却在一直耿耿于怀,今天竟然下了这样歹毒之手。”
  山上喽啰抓着火把,到处寻找师爷,师爷侯大俊手按着头,奋力睁着眼睛,摇摇晃晃在密林里穿行,蒙汗药力还没有完全失效。
  秋子给倒的大酱汤,侯大俊并没有完全喝下去,他正要端碗喝时,饭桌下的小猫用爪子挠他脚跟,他看见脚跟旁的猫食碗只有一点干干的米饭,于是将自己碗里的大酱汤倒进去半碗,也正是这半碗救了他的命。
  在他迷糊倒下的瞬间,他听见秋子用日语说了一句话(“太好了”),当秋子上外间屋打水时,他的神智清醒了一些,他急用缩骨法将绳索撸下,快速从靠炕的窗户跳出去。
  他躲在树丛中,他想喊住士兵,解释清楚,嗓子却发不出声来,听见士兵议论:“少爷让咱们抓住师爷就地正法,还给赏钱300块大洋,没想到汉族人真交不透,大掌柜对他那么好,他却恩将仇报。”
  侯大俊一下明白,俞东宝与秋子想杀人灭口,把一切事情嫁祸于他身上。眼下必须先解除药力,他急忙跑到一个溪流旁,以手当碗赶紧喝了几口,用手捋了捋咽喉,好像好受了许多。
  王德林的指挥室里,侯大俊衣衫褴褛地坐在椅子上喝着缸子里的水,王德林低着头在屋地中间踱着步子,李延禄进来。
  王:“庆宾,东宁老黑山我以前一个鲜族拜把弟兄有难,我必须得去救他。可是现在我们的兵力正在墙缝和牡丹江左岸对付上田和山本,抽调哪一股兵力比较好?”
  李:“司令,现在哪一股也抽不出来,不如这样,等我们这边战斗一结束,可以抽调任何一支人马。”
  侯大俊急忙上来,“不行啊,等到那个时候,我们大掌柜的命恐怕就没有了。”
  李延禄沉思一会,“除非……有了,”李延禄一拍桌子,王德林似乎也被启发,两人同时出口:“周保中。”
  王:“周保中刚从海林回来,本来想用他的骑兵连冲击一下牡丹江左面的日本鬼子,现在就让他帮助解救你们吧。”
  侯问:“这支骑兵连一共有多少人?”
  王:“一百来人。
  侯大俊担心说:“山上大约有五六百人,这点人去了可以吗?”
王、李二人全笑了,王:“你放心,周保中马上是悍将,马下就是诸葛亮,你就放心吧。”
  崔成顺被绑在一个地窖里,这个地窖是山上冬天储存蔬菜用的,现在空着没用。崔成顺连声骂俞东宝:“畜生,畜生,你为了这么个日本女人把  我们对你的养育之恩全忘光了,特别是你娘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她却死在你的手里。”
  秋子看见俞东宝羞愧地默不作声,愤愤过来狠狠抽了崔成顺两个耳光,“你快说出那三个金佛藏在哪里,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聚义厅里,俞东宝向大家宣布:“今天非常高兴,因为有一支人马愿意投靠我们,这是我刚刚当大掌柜遇到的第一件喜事,希望以后能够共同努力,杀了侯大俊,替我爹我娘报仇,这位就是这支人马的头领,他叫刘大军。”
  刘大军(其实就是藤田)向周围行抱拳礼。
  在夜幕的掩护下,藤田带着几个日本浪人拿着一个探测仪四下里寻找。
  俞东宝问秋子:“如果用探测仪找到金佛,那么干爹怎么办?”
  秋子仰头反问:“你说该怎么办呢?”
  俞东宝闭着眼睛摇着脑袋,“不知道啊!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秋子在自己的脖子上用手做出“咔嚓”一砍的动作,俞东宝打了一个冷战。
  秋子:“找到宝藏,我们必须杀了他,否则不但你现在的地位难保,你的命也保不住;杀了他让师爷永远背负着这个黑锅;杀了他一了百了,不用始终背负着罪恶感,你可以得到永远的解脱。”
  周保中乔装打扮来到一家当铺,当铺柜台前站着一个伙计,周保中从怀里拿出一个金镯子放到柜台上。伙计看了看,问:“这不像是本地金。”
  周:“好眼力,这是沙俄金。”
  伙计:“你要当多少钱?”
  周:“40块大洋,少一块我不当。”
  伙计:“先生,您这数额太大,您还是上后台和我们老板说去吧。”
  伙计将周保中指到后屋,周保中和一个三十来岁男子亲切握手。
  男子:“我叫于明智,李参谋长已经派人通知中共满洲省委军委书记要过来,非常高兴终于见到您。”
  周:“我叫周保中,现在在王德林手下任职。你还是给我介绍一下东宁的当前形势吧。”
  于明智:“东宁归绥芬河东北军600团张治邦管辖,但现在所有兵员都集中到绥芬河,这里只有一个警察署,日本人侵略东北后,东宁也开始人心惶惶,俄罗斯人开始纷纷撤离,日本人的侨眷在增多。”
  周:“我这次来,也正是为日本人来的,按照惯例,日本人在侵略哪里之前,都先派特务,不是收集情报,就是搞破坏,这次也是如此。我们这次攻打老黑山卧虎峰,你联系一下其他地下党成员这样这样……”(用无声形式)
  于:“好,我一定办到。”
  周保中带着队伍跟着侯大俊来到山脚下榛树林里,周保中开始布置任务,“这座山的正面比较陡,我们的马队冲不上去,二排长、三排长按照侯师爷的指点,你们从斜面大的西侧峰口做好准备,看见信号弹就向里冲入。侯师爷,我给你一个班,一会等到天黑,你就带着他们往里冲,但不是真冲,以喊话心里攻占为主,然后你就带着这个班往我手指的那个山包撤,那里有我们的伏击手,趁这个机会我会带领这些人冲上去。”周保中的这个调虎离山计,让侯师爷连伸竖大拇指。
  崔成顺被从地窖里拖出来,吊在房梁上,藤田用皮鞭子蘸上凉水狠命抽打,崔成顺咬着牙关就是不说。
  秋子看着窖口对藤田说:“这个家伙能不能在地窖里再挖一个地窖?把东西放进下一层地窖里?”
  藤田觉得有道理,拿着探测仪领着秋子和俞东宝下了地窖,藤田打开电源,一步一移不放过地面的任何一处。
  突然外面枪声大作,秋子离洞口最近,听到枪响,第一个钻出洞口,她掏出手枪,四下看了一下,没有判断出什么,于是拽门出去。
  俞东宝和藤田也急往外走,藤田扛在肩上没有关闭电源的探测仪忽然叫了起来,红灯也开始一闪一闪。藤田大喜,他看见这个地窖有两个粗木梁柁,细看一个梁柁有细缝,他掏出匕首向细缝一插,细缝一下变宽,里面露出耀眼的金光。
  侯大俊一面向里面开枪,一面喊:“弟兄们,我是师爷侯大俊,大掌柜和大嫂是俞东宝和他领来的那个女的杀的,那个女的是日本人!”
那些日本浪人一听不好,急忙开枪射击。侯大俊按照指示边打边撤,日本浪人知道留下这个人威胁太大,再看侯大俊领来复仇的人也不多,带出队伍死死相追。追赶到一个山包前,迎面飞来十几颗手榴弹,接着是密集的枪声,地上顿时躺倒一片。
  周保中向天空发了两颗信号弹,周保中带领战士从正门冲入,二排、三排骑着战马从西门冲入,战士挥舞着战刀,“缴枪不杀”的喊声让山上的喽啰们心惊胆裂,急忙举枪跪下,只求保命,继续拼命还击的,大都是日本浪人。
  出了窖口,藤田把三个金佛放到崔成顺跟前,狞笑着说:“老家伙,你不招也没什么用,现在我已经把他找到了,”藤田掏出手枪,“现在我让你去见阎王。”
  “砰”一声枪响,倒下的是藤田。俞东宝拿起藤田身上的匕首,割断捆绑崔成顺手上的绳索,秋子进来,看见倒在地上的藤田,她连忙向崔成顺射击,俞东宝用身子挡住。
  崔成顺连喊:“儿子!儿子!”
  俞东宝嘴里吐着血,用细小的声音连连说:“对不起,对不起……”
  崔成顺抓过俞东宝手里的手枪,一枪一枪地向秋子身上射击,最后秋子瘫软在藤田身旁。
  有人向周保中报告,山上的人大部分已经投降,只有少部分向北和向南逃窜。
  周保中命令,向北逃窜的跟而不歼,向南逃窜的只要不反抗就不要伤及性命,俘虏后告诉他们可以继续留在山上。
  一队人马还押着一些俘虏走了过来,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周保中急忙迎来握手,那个人介绍自己叫金日成,周保中高兴地说:“我在临来时我们总司令就告诉我说珲春反日人民游击队司令金日成一定会帮助我们的,果然你们来了。”
  金日成叹口气说道:“日本人把延吉靠铁路地区几乎全部占领了,封锁线越来越密集,因此我们还是来晚了,只给你抓回了一些俘虏。”
  周保中笑了,说:“战斗还没有结束,好戏还在后面呢!”
  这时有人报告,逃亡北边的日本浪人在东宁县城消失。于明智过来说日本浪人逃到的这家药店是一个叫池野的日本人开的。周保中、金日成、于明智坐下来研究该如何消灭这伙日本浪人。
  周:“单纯消灭这伙浪人很容易,把他一包围,就可以消灭掉。但事情很复杂,我们不能开枪。”
  两人不解,周保中解释:“如果把动静弄大,东宁城里有很多日本商人和侨眷,现在东北已经成了日本附属的满洲国,住在这里的日本人也很嚣张,如果这些日本人向延吉求救,日本的驻扎部队和吉兴的伪军过来,我两军的实力远远不是他们的对手。北面绥芬河的张治邦也可能产生误会,毕竟东宁城还归他所辖,以为救国军在抢占他的地盘,现在正需要团结一切力量形成统一战线的关键时期,我们千万不可以把朋友变成敌人。”
  金:“要不用我的人马。”
  周:“也不可以,你与张治邦也没必要结仇。”
  于:“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周保中对于明智说:“我让你准备的衣服准备好了吗?”
  于:“准备好了。”
  “那咱们就这么做……”
  一早晨周保中带着3个人穿着警察衣服来到池野的药店,说是例行公事检查。楼上的几个日本浪人立刻紧张地拿起手枪做好战斗准备,池野装出很平静的样子,示意几个浪人沉住气,然后自己从容地从楼上走出来。周保中告诉他,有个犯人逃跑了,现在他们正在到处查找,手下几个人还真装模作样地门前门后找了一通,临走时,一个人还向周保中偷偷指了指楼上,周保中也向那个人递了一个眼色,狡猾的池野全看到了眼里,池野一边擦拭额头汗水,一边拨动电话。
  池野:“你们那里是逃走了一个犯人吗?”
  对方:“没有的事情。”
  池野:“今天早上,你们派人到处搜查了吗?”
  对方:“没有,到底怎么回事?”
  池野:“啊,如果陈长官不忙,明天我想请你吃顿饭。”
  “哈哈,可以,可以,那就谢谢池野老板。”
  池野放下电话,沉思一会说道:“看来我们已经被救国军的人盯上了,早晚他们会对我们下手。”
  一辆卡车沿着公路由东宁向绥芬河驶来,一棵横倒的大树挡住去路,车上的人没有办法全都下来搬树,不知从哪飞来梭镖一下扎进一个人的咽喉,其他人急忙抽出洋刀,背对背站好,嘴里喊:“巴嘎,出来!”
  周保中带着队伍从林子里出来,每个人肩头扛着一柄大砍刀,随着周保中的一声喊“杀呀!”
  战士们向下山的猛虎冲了下来,日本浪人也激起了武士精神也迎头冲了过来,两军的刀剑开始上下飞舞,周保中满脸满身都是鬼子的血迹,日本浪人顷刻间毙命,池野和司机从卡车出来,司机举枪还没有来得及射击就被人击毙,池野举着战刀向周保中扑过来,周保中用刀一架,接着一脚,池野被踢坐在地上,周保中顺势将刀劈了过去,周保中有意抬了一下手腕,刀贴着池野头皮擦过,一把头发掀落地上,池野吓得晕了过去。
战士们上到车上,打开两个皮箱,里面全是金银玉铜铁器具。
  东宁县城有两伙鲜族人打起了群架,双方各不相让,一串串鲜族话谁也听不懂,但是吵得很激烈,汉人、朝鲜人、日本人都来围观看热闹。引得警察没有办法也过来驱赶。
  药房跟前不知何事?有人放起了鞭炮,就在这鞭炮声中,金日成带着几个人迅速冲进药房,快速冲上二楼,双方只是交火几枪,两个日本浪人被击毙,楼下被控制的两个中国伙计,金日成也没有难为他,只是告诉他俩,警察来问时,如实相告,我们是劫匪,就是想发点财,命令手下将柜橱里的钱和一些疗伤的药材全部拿走。
  卧虎峰上大摆筵席,崔成顺想要好好款待周保中和金日成,酒席中,侯师爷告诉崔成顺,周参谋也是少数民族,崔成顺很是惊讶,忙问是哪个民族。周保中告诉他自己是云南大理的白族。
  崔成顺感慨道:“没想到王司令的汉族队伍里还有白族英雄。”
  周:“中国本来就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我们这些民族都是一家,我们都是姊妹兄弟,我们平等相待。可是日本人却要来掠夺我们的资源,奴役中国人,我们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崔:“你说的对,日本鬼子太坏了,如果不是您我也就没了这条老命。”
  周保中问崔掌柜有什么打算。崔掌柜拍着胸膛慷慨回答:“受人点水之恩,必当涌泉之报。我们这支队伍虽说大都是鲜族人,但我们愿意跟着你,跟着王司令一起打鬼子。”
  周保中笑了,说:“你应该跟着金司令一起打鬼子。”
  金日成急忙摆手,周保中握住他的手说:“让我把话说完,都知道你们反日人民游击队这支朝鲜队伍是一支响当当的抗日队伍,从朝鲜来到中国,和我们中国人民一起对付共同敌人日本法西斯,我们要共同努力把强盗赶出中国,赶出朝鲜,让我们两国人民都能得到彻底解放。但是眼下你们必须要有一块根据地,老黑山这里自然环境很不错,易守难攻,这里群众基础也很好,又有一半是朝鲜族,利于开展工作,并且日本人还没有把手伸进来便于休兵养息,找准时机可以向南向西拓展延边、珲春、汪清根据地。”
  金日成对周保中的分析频频点头,“可是……”金日成想说这里是你付出牺牲打下来的。周保中却抢过话:“没有什么可是,我还得回去复命,希望崔掌柜能与金司令好好配合。”
  崔成顺站起来行礼说道:“周参谋你放心,这没有什么说的,我和金司令都是白头翁山下成长的汉子,我们都有不屈的血性,一定让日本鬼子偿还我们的血债。”
  周保中的队伍出来,一匹马上捆绑着池野。金日成送行周保中。金日成:“周参谋,我这次欠了你一个大人情,等有机会一定还。”
  周:“都是为打鬼子,谈什么还不还的,如果你能在延边、珲春、汪清攻打鬼子扩大地盘,就可以牵制住吉东的一部分鬼子,我们就能轻松很多。好了,就此别过。”
  俩人又握了握手,周保中飞身上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