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剧本]民族英雄王德林(一)抗击俄匪——叶宏君

日期:1970-01-01  发布人:  作者:   浏览量:3541
     
作者:叶宏君
  “顺山倒啦!”随着喊声,一棵粗壮的大树顺着山坡“吱吱嘎嘎”轰然倒下。
  “横山倒啦!”又一棵大树倒下,溅起迷迷朦朦的雪雾和迸飞的枝丫。
  接着从山林中由远及近响起深沉激昂的号子:
   “哈腰挂啊!”“嘿哟!”
   “挺起腰啊!”“嘿哟!”
  “走起来啊!”“嘿哟!”
  “前面拐啊!”“嘿哟!”
  “嘿哟!嘿哟!……”脚穿“靰鞡”,头戴狗皮帽子,肩头上扛着粗杠的八个青壮年抬着一根圆滚滚的木头缓缓从山岗出来。走在前面抬粗根部的两位,一个是身材魁梧、虎背熊腰,古铜色面庞,两鬓长满络腮胡须的,是大把头  王林,另一位更为年轻,身材瘦高,皮肤白净的是二把头孔宪荣。
  王林喊:“慢慢放啊!”大家又喊“嘿哟!”这根大圆木头被稳稳地放到木垛上。
  王林抽出少杠,看看天已近晌午,于是命令兄弟们休息开饭。有那几位清亮着嗓子对着山林喊道:“开饭啦——”
  一会,锯树根,拉树头,抬木材的伐木工,拎着长锯、斧子、少杠、粗麻绳一身疲惫地从不同方向的林子里出来,赶向用白桦木围起的窝棚走去。
  王林看见孔宪荣坐在木垛上拿出一本书要看,王林走过去,“还看《三国演义》?”
  “是呀,大哥。我现在越来越喜欢这本书,当初你给我时,我还真没太在意,可是在东宁城“喜逢茶馆”听郭瞎子那么一说,还真挺吸引人的,所以有点时间我就想看一看,这里面无论是军事上,还是为人处世上,学问还真不少!”
  王:“你没听人说‘老不看三国,少不看西游’吗?”
  孔:“为啥?”
  王:“少看西游容易胡思乱想,老看三国会越来越狡猾。”
  俩人全笑了。
  孔:“刘备、孙权、曹操,如果让大哥选择,你更喜欢谁?”
  王:“当然是曹操,此人雄才大略,虽说挟天子而令诸侯,不太光彩,但是控制了中原烽火蔓延,稳定了军阀混战之局势,还是一个了不起的英雄。”
  孔:“我还是支持刘备,他是汉室正统,一心匡扶建立汉室之伟业,心系黎民之疾苦,这才是了不起的人物。”
  王林也坐在木垛上。却不禁感慨道:“多好的木材,明明是我们中国的,却都的要给老毛子使用,真他娘的,越想越窝囊。”
  孔:“有什么办法?李鸿章和俄国沙皇签订了《中俄密约》,老毛子就在东北建设了中东铁路,这就是积贫积弱国家的悲哀。”
  “昨天老毛子代理陈福扬又来催,让我们抓点紧,说俄国扩建铁路需要很多木材,娘的,我们干这活,要不是为混口饭吃,我们才不把这么好的木材给这洋鬼子。”王林气愤地说。
  孔宪荣也跟着叹息。
  王:“明天是小年,咱俩明天一早上东宁县城去一趟,给弟兄们买点好吃的,好好犒劳大家。”
  伺候马的小石头,也就十四五岁,他牵过来一匹大白马套在拽树用的爬犁上。王林背了个褡裢和孔宪荣一边过来一边告诉大家:“今天过节,大家休息一天,我和二把头给你们买好嚼活去,我俩走后,你们帮助周师傅把面先和上,一会咱们包酸菜馅饺子,来一锅猪肉炖粉条子,再整一坛子西崴子小烧,我们痛痛快快喝一顿,好不好!”
  大家高兴地齐声喊:“好!”
  王林和孔宪荣坐上爬犁离开。一伙俄国人围向窝棚,开枪向里面射击,里面那些准备包饺子的人全被打死。俄国人把能带走的东西拿走,不能带走的全都砸烂。
  王林回来,没死的工友们抱住他的腿嚎啕大哭。王林看见并排躺着的18具尸体,既气愤又悲痛,有人告诉这伙毛子是卡托夫一伙兵痞干的。孔宪荣说:“上回你没在家时,他向我们要保护费,我们没有给他,他走时撂下话让我们记住,他会杀了我们,没想到他真这么狠毒。”
  王林让孔宪荣带领弟兄们用爬犁拉上被打死的兄弟尸体到毛子警察署门口等自己,他要把中国代理陈福扬叫来,要他一起找俄国警察严惩凶手。陈福扬却说,中国人和老毛子打官司没有赢的,不如就这样算了,否则可能还会惹更大的麻烦。他关心的还是工期,让王林和孔宪荣赶紧再招一批工人,可以给他俩加一些赏钱,他又出了一个馊主意,可以给死去的家人一些抚恤金,然后这些抚恤金再从后招的工人身上每月扣。
  王林骂道:“这是人干的事儿吗?死的全是咱们中国人,你作为一个中国领头的,一定要为死难的同胞伸张正义,反而说出这种混账话,你还有没有中国人的良心。”
  可是无论王林怎么说服,陈福扬就是不去,王林非常气愤,拎起陈的脖领子就往外走,陈的家丁想上前阻拦,被王林喝退,还没有到警署门口,几个头破血流的兄弟跑了过来,告诉王林他们到警署门口时被老毛子警察给拦下,听了我们的诉说,说我们侮辱俄国公民,当我们和他们理论时,说我们无理取闹,用枪托砸我们,我们要还手时,向我们开枪,二当家的也受了枪伤。
  窝棚前高高垒砌一个雪堆,又浇上水冰封上。
  王林和头上缠着绷带的孔宪荣跪在前面,其他人跪在后面。
  王林:“十几位兄弟,委屈你们了,只能等到来年开春化冻再来给你们重新入殓了。
  你们都和我一样闯入关东,本想安身立命,只想讨口饭吃,却没想到在这命丧黄泉。如今这个世道,中国人想屈辱地活下去都不让,既然没有了活路,反正大不了就是一死,那我们就死个样来。
  兄弟们,你们在天有灵,一定会看见,看我怎么给你们报仇雪恨!”
  王林等人站了起来,王林手握火把,把它投向窝棚,霎时窝棚沸腾起熊熊的火焰。
  县城里新开了一家拉脚车行,老板就是王林,他们是利用拉脚做掩护,寻找杀死兄弟们的凶手。
  这天一个兄弟报告,他给一个日本人开的妓院拉木柈子时,看见了两个参与杀害兄弟的老毛子。
  夜里几个兄弟偷偷潜入,杀了那两个老毛子。
  王林在离车行不远的一个叫“吴傻子”饭馆里吃饭,由于出来匆忙忘带钱,伙计以为他吃霸王餐,于是数落:“这年头,老毛子吃饭不给钱,他认为中国人是孙子,可以任由骑在中国人头上拉屎,你是中国人,怎么也想骑在我们头上拉屎,不是认为叫傻子饭馆就真是傻子吧?”听到吵声,从里面走出一个头戴瓜皮帽,身着藏青色棉袍的男子,他先喝退伙计,然后双手抱拳,“先生,伙计不懂事,多有得罪。先生也许出行匆忙,忘记带钱,这也正常,以后方便再来补上,如果不便就当交个朋友也无妨。”
  王林并没有过多寒暄,抱了抱拳离开。
  第二天王林又出现,不但补上昨天的赊欠,还为掌柜的豪侠仗义所敬佩,特请掌柜出来一叙,两人边喝边聊很是投机。后来王林总来光顾并告诉掌柜的自己是开车行的,与饭馆只隔一条街,掌柜也告诉他自己叫吴义成,外号吴傻子,以前曾经参加过义和团。王林以前也曾加入过义和团,俩人心气相投,彼此更加增进了好感。
  俄国人接连被杀,于是贴出缉拿凶手的悬赏布告。
  这一天,“吴傻子”饭馆来了5个老毛子兵痞,又是要酒又是要肉,吃完后给了几个卢布就要离开,伙计上去要钱被毛子抽了两个嘴巴,吴义成上去理论,瓜皮帽被摘下来倒上剩菜又给扣在头上,望着黏糊糊的东西从吴义成头上流淌下来,几个毛子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吴义成恼羞成怒,嘴里骂道:“我日你们娘的,老子……”刚要发作和这些毛子拼命。一只大手摁住他的肩头,吴义成回头一看正是王林,王林一边告诉他“冷静”,一边双手抱拳一脸媚笑用俄语对这些老毛子说:“对不起,我这兄弟怠慢大家,请多多原谅。”这些毛子得意洋洋大摇大摆地离开。
  第二天,饭馆里传开,有5个老毛子被砍死在街头。吴义成来到一声不响悠然喝酒的王林桌前,也一声不响地给自己倒满一盅,举到王林眼前,“谢谢!”
  王林沉默了一下,还是举起酒盅碰了一下,然后两人一饮而尽。吴义成:“我第一次看见你,就感觉你有股英气,绝非等闲之辈,如果以后有用我之处,尽管吱声,我绝不会含糊。”然后起身离去。
  夜晚,昏暗街灯里,一个老毛子兵手里拿个酒瓶子,骂骂咧咧悠悠晃晃走来,时不时还向从身边走过的女人使用下流动作,吓得女人们“吱哇”逃窜。突然被几个蒙面人用一个大网袋罩住摁倒在地上,一个人蒙面人看了看这个醉醺醺的脑袋说:“杀咱们兄弟的,没有他。”几个蒙面人松手转身要离开,装成醉鬼的老毛子兵突然吹起了哨子,顿时枪声大作,几个蒙面人全都应声倒下。那个装醉的老毛子兵,非常麻利地扯掉几个人的面纱。  “快,包围西二路新开的车行。”
  躺在大花被里的吴义成和老婆正在酣然大睡,急促敲击窗棂的声音把他惊醒,吴义成急忙问:“谁呀?”
  “老板,不好了,车行的王老板被老毛子警察抓走了。”
  “什么!”吴义成惊讶的从被窝里跳了出来。
  俄国警察把王林抓进监狱,捆在一根木头桩子上,皮鞭沾着凉水,“啪啪”抽打,让他招出他的同伙,王林闭着眼睛,咬紧牙关,一声不哼。任由处置,宁死不屈。
  吴义成有意拉近与关押王林监狱的俄国看守的关系,只要他们来就好酒好菜招待。套出很多有用的信息。其中一个就是过几天王林就要被秘密杀掉。
  吴义成和伙计扶着醉酒的狱卒向监狱走来,两个把门的看是他们自己的人被架着回来,便把监狱大门打开,后面的孔宪荣等人快速冲了过来,把这两个家伙杀掉,吴义成和伙计继续扶着醉酒的狱卒往前走,看守王林的两个人还没完全明白过来,也做了刀下鬼。他们从看守的尸体掏出钥匙,忙把监狱门打开,从里面背出遍体鳞伤的王林,打晕酒醉的狱卒,快速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一个漆黑的夜晚,一列火车从绥芬河火车站出来,火车刚刚出发,慢悠悠的行驶着,车厢内的乘客们安顿好铺位行李,押车的俄国兵懒懒散散地卸下背着的大枪,啃着黑面列巴(面包)。有的俄国兵疲惫的迷缝着眼,几个好汉早已守好押车军警卧室门口,在他们上车前就已经伪装成做生意的人。王林从车头煤厢处开始进行逐一侦察,一节节车厢仔细观察俄国警察占据的位置及火力点。列车行驶到一个山岗的时候,突然一处哨声想起,接着各个车厢内同时也吹响了哨声,乘客们还没来得急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情时,这些好汉们已经在各自把守的车厢内,高高举起手枪,一钩扳机“砰”的一声,子弹从顶棚射出,车厢内电灯一阵阵眨眼摇晃着,车上的兄弟们嘴里说着不熟悉的老毛子话:“喂!朋友,快点把值钱的交出来,我们要钱财,不要命!耽误了功夫,我们就要命不要钱财了!”那些俄国贵族,大肚皮、阔商人,十分惊恐地将大把大把的卢布、金票交给这些好汉手里。王林走过来,大声说:“咱中国人不要怕,我王林就是专门和老毛子作对,你们就是有金山、银山、聚宝盆俺都不要!众兄弟们注意啦!有谁拿了咱中国人的财物,我王林查出来要重重的责罚!”其中有些俄国商人粗懂中国话,听明白了王林的话中意思,都赶紧把贵重的财物、金票向身旁的中国乘客怀里塞,一时间中国同胞成了他们临时保管库了。吴义成在卧铺押车门口,看见一个俄国军官偷偷抽枪准备抵抗,吴义成抬手一枪在他脑袋上戳了个洞,当时脑门上冒出鲜血。另一个俄国警察举枪还击,又被孔宪荣的一枪撂倒,其他怕死的毛子兵纷纷举起了双手,缴了他们的军器。 
  此事震动了吉东各县,也惊动了沙皇,他在诸大臣面前叫嚣,清政府都对我们俄国俯首帖耳,言听计从,从来不敢说一个不字,几个中国的马胡子竟敢闹翻了天,一定要给他们点厉害,铁路沿线增加护路军队,发现马胡子就地正法,以儆效尤。
  一队俄国兵正沿着铁路边巡逻,突然枪声大作,其他队俄国兵赶来时,这伙俄国兵已经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死去,而凶手早已没有了踪迹。
  一辆汽车停靠在东宁城内一家药铺门口,从车内走出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进入一楼药堂没有停步,直接从楼梯上了二楼,向端坐在椅子上的人恭恭敬敬的鞠了一个躬,“您好,池野阁下。”
  池野点头还礼,“藤田君,交给你秘密侦察中国东北边防情况的任务不知完成的怎么样了?”
  “基本情况已经搞清楚,但是对于一些细节东西,还需要核实。”
  池野连连点头表示满意,“完成的很不错,下次带来一个备份我先交上去,你非常优秀,否则也不会把你从朝鲜调过来。将来我们大日本帝国统治整个东北,可以说我们这些当间谍的功不可没。另外你也一定听说了王林抢劫火车这个事件,你是怎么看?”
  “我看这对我们是一件好事,虽然日俄战争我们胜利,获得南满铁路的一些权利,但是离我们想打通整个东北输运线,把黑龙江的木材、煤、铁等运送到日本本土的设想还是有很大的距离。”
  池野:“对,如果侵占了整个东三省,一定要挤走俄国在中国的所有中东铁路上的权力和利益,俄国人是不会甘心的,这回王林无意间倒是帮了我们一个忙,把俄国人搞得焦头烂额,所以我们也得帮他一个忙。
  等他帮助我们赶走俄国人,将来可以给他一个官职为我们所用,愚蠢的支那人给奶便是娘,给点诱惑就可以让他就范,乖乖听我们的。”
  有人报告王林,离山寨不远路口来了一辆马车,奇怪的是,赶车人卸下马匹,骑着马走了,车扔了下来。王林领人赶去,车上装的竟然是枪支弹药、金票和医用药物,还附有一封信。信上写的是:王大当家的义举令人钦佩,为表支持,特送上微薄之礼,望能笑纳。落款为藤田。
  有老乡来报告,卡托夫一伙正在陈家沟抢东西。王林异常兴奋,命令吴义成带领兄弟们抄小路截击通往双城子的路,自己和孔宪荣率领马队冲杀过去。
  卡托夫正在疯狂抢掠,王林他们冲了过来,双方展开了枪战,卡托夫想逃跑被半路埋伏的吴义成捉了回来,王林当着老百姓的面砍掉卡托夫的脑袋,并向自己的部下约法三章:一、不准扰害中国人。二、对不是罪大恶极的俄国战俘,不准杀害。三、要爱护援助穷苦百姓。
  王林正在山寨召集头领们议事,有巡哨兄弟来报:“大当家的,山下来个小子探山,让兄弟们给线来(绑意思)了。”
  “哦,有这事?是冷子(官兵)?还是风头(官府探子)?”
  “小弟不知。”
  “把他带上来。”
  几位士兵推搡进一个蒙着黑布的人。
  王林问道:“你是烧香的(送小礼的)?还是拜庙的(送大礼的)?
  来人没有言语,只是来回拨弄着脑袋,意思是让人把蒙布去掉。
  王林吩咐:“下挡眼。”
  两位士兵去掉他的蒙布。见此人穿一件青色的长衫,白净的脸上,泛着刚刚刮过胡须的青光,很像一位坐堂或是私塾先生。王林问:“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到我的山寨来?”
  陌生人眨动了几下眼睛,适应了光线后,看见左右站立着一些横眉竖眼、手持鬼头大刀的彪形大汉,脸上并没有一丝惊慌,只是淡淡一笑,“敢问,您就是大当家王林吗?”
  王林微微点头。
  陌生人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弯腰,毕恭毕敬呈递过来。
  王林迟疑地接过名片,见上面写道:
  大日本皇军陆军大佐藤田一郎
  王林略感吃惊,没想到眼前这位中国人打扮的人竟然是日本军官藤田一郎。王林示意手下给藤田搬过来一条凳子。然后说道:“藤田先生,不知到本寨有何贵干?”
  藤田客气地弯腰又鞠一躬,坐下说道:“大当家的,我这次来,主要是看一看上次给的礼物够不够用?如果不够,我们大日本皇军还可以为你们增补。”
  王林:“中国有句老话“无功不受禄”,藤田先生你我素不相识,你是日本人,我是中国人,你为什么要帮助我,请指教。”
  藤田:“你们对付俄国立了许多功勋,可是你们政府还说你们是马胡子,这多么令人气愤,可耻啊!你看你们中国不成一个国家了,哪个有办法、有力量,就能成大功、立大业。将相无种,不是你们中国圣贤的话吗?我现在觉得,只有你才是英雄,只有你这样真正英雄,才可以把握你们国家大权,至少这满蒙应该是你的。只要你决心做满蒙王,或者做更大的王,我们大日本帝国不但给与你武器、弹药,还会绝对无条件的给予物质上、人力上、精神上的任何援助。”
  王林拍案而起怒喝道:“你一来,我就知道你没憋什么好屁,老毛子在我们国家修建铁路横行霸道掠夺我们国家的利益。你们小日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已经把魔爪伸到了南满,你们早就对我们整个东北觊觎很久了,说什么无条件地资助我,按照你们的伎俩,侵略东北后,要扶植一个傀儡当遮羞布,然后无情地掠夺我们中国的资源。今天找到我,真是瞎了你的狗眼。滚!今天不杀你,就当顶了上次给的物资。”
  站在一旁的吴义成早已耐不住性子了,从旁边士兵手里拽过鬼头大刀,拎起藤田的脖领子,就把大刀架在藤田的脖子上,“大哥,没必要和这小日本鬼子多废话,让我送这狗日的回老家。”
  藤田面如白纸,抖如筛糠,连说:“大当家的,中国有句古话叫‘两军不斩来使’。”
  王林轻轻挥了挥手,示意吴义成松开藤田。喝令左右,将这个不怀好意的家伙赶走,吴义成一时难解心头之恨,照着藤田的屁股狠狠踹了一脚,“啪嗒”一声,一个本子从藤田的裤脚里掉了出来。士兵抢在藤田之前捡起来,递到王林面前,王林打开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原来本子上记录的都是有关中国东北边防的密件。原本藤田是想把说服了王林和有关东北边防密件两大喜讯一起汇报给池野。万没想到王林不给情面动粗也将密件拿走。
  王林感到此事重大,是不祥之兆,便急忙叫人抄下副本,并附长信一封,言明事关重要,随即派人送交吉林政府。(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