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老人庄德富

日期:1970-01-01  发布人:  作者:   浏览量:3644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常听爷爷说起一个叫庄进元的传奇人物,说他从小是个放猪娃,十几岁就参加抗联。是本地当苏联密探的人里,唯一一个被日本鬼子抓住,却又平安出来的人。当地人当时以为他叛变了,是个叛徒。因此,都不用好眼色看他。谁成想,苏联红军打过来,他摇身一变,成了苏军先头部队的翻译官,后来,居然给林彪和华西列夫将军当起了中苏两国的军事翻译等等。
  那时候,庄进元这个人,成了我心中的一个迷团。心里常想,如果我能见到这个人,一定把他的事情弄清楚,看他到底是个英雄还是个叛徒。
  一个人,长大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经历世事的过程,在这样的过程中,许多一心想得到的偏偏却被命运忘记了,一些原来没想要的却偏偏被命运塞给了你。于是,在长大的过程中,庄进元之迷也就渐渐被我遗忘了,甚至连庄进元的名字也几乎忘记了。
  三十年后的一天,我到一个叫老黑山的地方去访友,来到了好朋友庄俊刚的家里。俊刚是个孝子,媳妇把菜弄好,便将老父亲请出来陪我们喝酒。老爷子八十多岁,身体硬朗不说,酒量不小。只是耳朵背了,跟他说话得使足了力气才行。几杯酒下肚,我的思维渐渐活泛起来,老爷子家住老黑山,又姓庄。这一下子让我想起了那个庄进元的名字。都说酒不是好东西,但在那天,若不是酒的作用,打死我也不会想起一个三十多年前听说过的名字来。我满怀希望地问老爷子尊姓大名。老爷子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叫庄德富。”“噢。”我的声音充满失望。俊刚在旁插了一句:“我家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可不一般,当过苏联红军远东行动的侦察员。我现在还没坐过飞机呢,人家老爷子六十年前就坐专机到哈尔滨给林彪罗荣桓当翻译去了。”我一下子又兴奋起来:  “那个人不是叫庄……庄……庄进元吗?”
  “那是我年轻时候的名字。”老爷子聋了多年,这一次却出人意料的好使了一回。他充满惊喜地问我:“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我们本地也没几个人知道我四十年前的名字。”
  “小时候听我爷爷常常说起你。”
  “你爷爷是谁?”
  “他叫崔久志,去世多年了。”
  “啊吆吆。我们小时候都是一伙的放猪娃,后来,日本鬼子搞归屯,我家就从岭东搬到了老黑山。直到二十多年后,我们被押进同一间黑房子,他成了日特,我成了苏特,这才算见面了。可惜没过几天,我先放出来了,他是我回来之后才放回家的。打那再就没见过面。你爷爷是好人,伪满那时从日本宪兵队的手里救了不少人。要不然,文化大革命那咱红卫兵哪能放过他。”
  我问他当苏联密探是怎么回事。老人说,他本来是跟村里人在去河东(苏联)打工,在一个集体农庄养猪。刚去半年,老家就被日本鬼子占领了,边境被封锁,他成了有家难回的人。后来,他见街上有招中国人念书的广告,他就去报了名,想学习识字。报了名之后他又回养猪场干活。几天后就有人来养猪场调查他,得知他是“事变”之前就来到苏联的,而且同乡可以证明他和日本人没有任何关系。从此,他被那个学校录取了。开学了才知道,这所学校是专门培训特工的。他在那里接受了四年多的训练,然后把他派到在苏联境内扎营的中国抗日联军,担任抗联教导旅总指挥周保中的翻译。
  一年后,远东情报站要派三名特工潜入中国东宁地区,得知教导旅的翻译庄进元是东宁人,就派他为三个特工做向导,入境搜集日军东宁要塞的情报。想不到,敌中有我,我中有敌。他们的行动被潜伏在苏联的日特发现了,于是,他们回来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日军悉数逮捕。他们被关进县城三岔口的宪兵队监狱。当晚,著名的铁杆儿汉奸,特务队长刘大鼻子先来对他们逐个提审,提审他时,他万没想到的是,刘大鼻子悄悄告诉他:明天宪兵队审讯时,你就坚持说你是在那边放猪的,是想回家搭错了伙。庄进元问刘大鼻子为什么要对他说这些。回答说,鬼子已经掌握那个人是地道的军人特工,而关于你,鬼子只知道你在那边给苏联人养猪的。“我已经跟那三个人说明了情况,他们愿意保住你的命,说你是搭伙回家的。你出去后马上返回老黑山的家里,装成真是回家的样子,过些时候,那边会派人跟你联络。”懵懵懂懂的庄进元也只好按刘大鼻子的话做了。庄进元就这样在三个同伴英勇就义的枪声中流着泪回到了老家。而真正替他们完成任务的人,恰恰是这个臭名昭著的汉奸特务刘大鼻子。
1945年8月,苏联红军分三路大军开进东北,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关东日寇。
  当时苏军进入东北,日军常化装成中国老百姓袭击苏军,苏军出于防卫,误杀了许多当地的中国人。庄进元得知后很为死去的乡亲们痛心,他找到苏军的师长,出示当年的证件,要求担任随军翻译,以免苏军大量误杀中国老百姓。苏军开始不相信,这时又是那位刘大鼻子出面作证并推荐。苏军对刘大鼻子是非常认可的,于是批准了庄德富的要求。自从老爷子当了翻译后,在减少苏军误伤误杀中国人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许多趁机出来拣日军物资的村民,都是由庄进元从苏军的枪口下解救出来的。
林彪率领的民主联军进驻哈尔滨,不久就听说了庄德富的事情,为了更好与苏军沟通协作,加上庄德富在苏境抗联教导旅时的老领导周保中的推荐,司令部向苏联红军在哈尔滨的总指挥华西列夫借用了一架军用飞机。将庄德富接到哈尔滨。担任林彪等民主联军首脑与苏军会谈和交流的翻译官。由于工作勤奋,翻译准确,深受民主联军和苏军领导的肯定和喜欢。
  后来,朝鲜领导人金日成通过周保中等人与林彪取得联系,要求随抗联返回东北的朝鲜族军人回到朝鲜参与人民军的组建和发展。这件事让林彪很是为难,因为东北民主联军能够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就在东北站稳了脚跟,打开了局面,这与抗联教导旅的全体官兵的接应和安排是分不开的。为了留住这些人,又不伤害他们的民族感情,林彪想与金日成直接见面协商解决。就问庄德富,谁会说鲜族话,庄德富说:我就会啊。于是,庄德富陪着林彪乘飞机飞到离自己家乡只有一山之隔的吉林省汪清县与从朝鲜赶来的金日成见面。
  在会谈期间,庄德富见门外站岗的民兵竟然是自己家乡的民兵队长,忙问起家里的情况,队长告诉他,家乡正在分土地,庄德富家也分到了很大一块好地,庄德富听了,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巴不得连夜跑回家去。
再说林彪与金日成的会谈很不融洽,林彪婉言拒绝了金日成提出的要求,金日成非常恼火,用朝鲜语大骂林彪不是东西,自私自利。庄德富不敢翻译这些内容。林彪虽然听不懂,但能够从金日成的表情和语气中猜出大概的意思,也用自己家乡的湖北话骂了金日成。两人谁也听不懂对方的骂人话,终于不欢而散。据说,一九五零年毛泽东提议林彪去指挥抗美援朝,林彪装病回避,就是因为林彪自知与金日成有这段过节,怕到了朝鲜后遭金日成暗算报复,两头吃亏。 (责任编辑:崔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