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情怀

日期:1970-01-01  发布人:  作者:   浏览量:2293
     

  也许是性情使然,也许是每个人生命中深处都有着直抵自然的原始情愫,因此,对于山水,似乎都有着超乎寻常的热爱和依恋。
      曾记得宋词里说,山为眉,水为眼。灵动的山水于自然的流转中传动着脉脉情怀,煽动着人心灵深处最柔软的情结,并如磁石一般吸引着人们奔向它的怀抱,使其为之陶醉,为之留连……
      上善若水,无际惟山,山无言而壁立千仞,水无形而静水流深。山为阳,水为阴,山水似乎一直以来就是相依相契、如影随形的,山如果没了水的缠绕,似乎显得过于刚毅坚实,水设若没了山的依伴,又略显娇柔单薄。山因水的滋养而葱茏繁茂,生机无限,水因山的呵护而妩媚空灵,柔情百转,我想,这也许正是现实生活中人们常把男人比作山,而把女人比作水的缘故。以柔克刚、刚柔相济、阴阳共存,正是事物发展的基本规律和运行常态。
      似乎在孩提时代,山水便成为影响自己一生的物象了。那时候,虽然举目便能眺望到周遭连绵起伏的群山,但对于年少的自己来说,远山似乎还是那样遥不可及,高不可攀,只能站在家门口痴痴瞩望,遥看着它的四季更叠,日益繁茂,梦想有朝一日能够攀援于它的臂膀,尽享它的神秀、敦厚和峻美。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有机会攀爬了家乡附近的几座山宇,真切的感受到了山之巍巍和置身于山之怀抱的那种真实美好。之后得以有缘,登越了五岳之中的泰山、华山和嵩山,才真正领略了秀、美、奇、险和“一览众山小”的豪迈和凛然。山,在某一个特定的时刻,不仅伟岸地站成了一种高度,更是对生命宽度和广度的一种丈量,正是在登峰造极中,我们才会放下屑小凄凄的思想,用仰望苍穹的眼和心去张望整个世界。
      而对于水,亲近它便成了举手可得的简单行为。记得那时候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小河,河水宽约五米左右,两岸浅浅的,河水虽不至清澈见底,但足矣任人们洗衣和玩耍。因此,夏季的河流便被我们那些七八岁的孩子占据了大部分空间。那个时代、那个年纪的孩子似乎还不谙世事,更不知道害羞是何物,特别是男孩子,每每还来不及跑到河边,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像泥鳅一样钻进了水里,又像鱼一样自由自在地来回游动着,更有淘气的孩子,将吃过的瓜皮扣在头上,引得其他孩子争相追逐……顺流而下的河水似乎也被撩拨出了情趣,洒下一路欢歌笑语……
      水是如此细腻的漫过我童年直至成长岁月的每一根脉络,滋养着我干涩的眉眼和思绪,浸润着我时而浮躁时而低迷的心。水之所以吸引我的,还有它那既可上天成云、成雨、成雾、成雪,也可入地成溪、成河、成江、成海,并且不畏任何羁绊,一路浩浩前行的率性执着和忽猎如风的凛然态势。
      闲暇的时候,总是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立于山水之间,观山的厚重,品水的婉约,任山水任意漂染自己的情绪,任思想在山水之间自由驰骋。古语云: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而我以为,以山水为镜,可以悟自性,因为山水便是人思想的荧屏,人们在与山水的相契中,因观望而自醒,因自醒而自悟,因自悟而更能找寻到本真的自我。
 

(责任编辑:乔德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