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 子――带刺的玫瑰

日期:1970-01-01  发布人:  作者:   浏览量:2321
     

  年近不惑,仍感到妻子是一个谜。十年前的妻子,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芬芳袭人,但刺好扎人;十年后的妻子,仍是朵带刺的玫瑰,但却越来越惹人喜爱。
  妻子喜欢唠叨,唠叨的内容无所不包,午间说过一遍,晚上几乎一字不变再重复一两遍。如果打断她的唠叨,那简直是最大的失策,只会招来更多的唠叨。时间久了,我也就练出了一套特殊功夫,不论妻说什么,我都能够一边漫应着,一边看新闻联播或看书,两不耽误。偶尔妻子回娘家,我独自静静地看电视,反而觉得索然无味,空寂无聊。
  妻子顶反对的就是下班回家当甩手掌柜。她会一个劲儿地诉苦:活多得干不完,家里属她最低贱,是饭店跑堂的,是旅店侍候人的,声言明天就饭店关门、旅店停业。这时我就会赔上一张甜甜的笑脸,在厨房打下手,用不了三五分钟,她马上会喊你:“别干了,笨手笨脚的样儿,搞得一团糟,一边呆着去。”这时千万别真一边去,陪着说说闲话,不知不觉的妻子就“多云转晴”了。其实,妻子并不是真心让丈夫干家务,只要丈夫陪着她,看着她里外忙,就心满意足了。
  平心而论,女人得病的机会比男人多。妻子感冒了,咳嗽了,要给她买药,她一定不让买。药买回来,尽管我说这药很便宜,很管用,她就说不吃。她说什么,我都听不到,倒上水,按说明书拿出药片,把水和药片端到她面前,别放下,就端在手中,她自然会把药吃掉。她不吃药,其实是想撒一下娇,就像我们小时候在大人跟前撒娇时一样。
  我讨厌妻子反对我抽烟、喝酒,她会摆出一套一套的抽烟、喝酒有害的理论,但反对归反对,烟抽没了、酒喝光了,她还是会让儿子去给买。于是,我渐渐地也就不再讨厌她的反对声了。我也曾试图戒烟,戒过四次,最长的一次戒过半年,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当然,也有两情不相悦、针锋相对的时候,十年前吵架,我是真伤心,为自己也为妻子;十年后,我表面伤心,内心却觉得是一碟加了味精的小菜。“太平”长了,来点味精,加点刺激,感情又进一步。遗憾的是这碟小菜越来越少,可能是妻子也发现了这一“秘密”的缘故。舌头还有被牙咬的时候呢,只是当心别真咬断了。
 

(责任编辑:陈学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