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之旅

日期:1970-01-01  发布人:  作者:   浏览量:2192
     

  夕阳如血,默然西沉。
  暮色中,你从天地之间缓缓走来。此刻,远处地平线,广阔的田野、山、树悄然隐去。当一切的背景终于消失,只剩下身前的影子和身后的足迹。面对这偌大的空间,仆仆的风尘便再也遮不住你面前的那一片茫然和伤感。那一时刻,我的心蓦然锥痛不已,丝丝缕缕,绵绵不绝。我在许多年之后的千山万水之外遥望着你,读懂了你蹒跚步履里所有的苦涩故事之后,泪水洗尽铅华粉黛的我,清纯如初。
  你在超越,纵横千里,野兽出没的莽原;高风悲旋,蓝天四垂的顶峰;惊涛骇浪,喜怒无常的大海;广阔无际,渺无人烟的戈壁。孤独的长途跋涉,你用铮铮铁骨绘成一幅流动的风景。
  你用生命谱写了那首绝唱:人,不是生来就要给别人打败的。你可以打垮他,但绝不可打败他。总有一种声音在前面呼唤着,总有一种希望在心里升腾。没有任何人和事可以拦住你的行程。路,不过是双脚的衍生物。
  可你是谁呢?是开天的盘古,还是逐日的夸父?是百折不屈的司马迁,还是命运多舛的孙膑?你从远古一路走来,抛弃了辉煌和繁华;你从生命荒漠的深处走来,无视路人的喧嚣侧目。可是我分明看到你笑容里的落寞,看到你深藏面目之内,越来越真切的渺小感和孤独感。我感觉到你不动声色的背后,有一种很软很暖的液体在无声无息的流动。
  那么,就让我成为你漂泊历程的一处驿站,一棵树,让你避风雨,歇歇脚。你能倾听我的歌声如诗如乐,让疲惫的心有一个无梦的夜。让我包扎你还在流血的伤口,抚平你额上隐隐的风霜。
  当我把这一切告诉你时,你经过我的时候,只是久久抚摸着我如瀑长发。我听到来自你心海的一声叹息:“聪明的小姑娘啊。路,只有自己走。没有人能帮助我们一生。”风雨再次吞没了你的背影。远处的话语隐隐约约。清淡如一缕画外音:世上原本没有英雄,我只是人们创造出来的悲剧主角,是一个形象,是所有人成功或失败后的一种感觉。
  悲凉如潮水般涌起,漫遍全身,渗透我心。
  于是,我化成一棵树,柔臂舒展,枝条长舞,为你送行。于是我把满头的馨香长发,飞散成漫天柳絮,随你而去。
 

(责任编辑:姜利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