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呼伦贝尔

日期:1970-01-01  发布人:  作者:  来源: 浏览量:3141
     

  有机会来到草原,接受呼伦贝尔的教导和恩惠,是我的幸运。
  想象中的草原,与我实际看到的并不一致。对于呼伦贝尔来说,我是在不知不觉中走进她的。当车子在草原上急驰的时候,在焦急的等待中,我还痴痴的想,什么时候才能走进呼伦贝尔呢?可笑的是,其实,我已经在她的怀中了。只不过,想象中的草原,应该比我看到的草原更舒缓、更平展、更“风吹草低见牛羊”。当车子飞驰了好长一阵,我才发现,眼前这起起伏伏、随着山的走势和风的前进无限伸展的绿色,就是我向往了很久的草原、神往了很久的呼伦贝尔。
  这片养育了北方游牧民族的土地,如今竟是那么旷远平和。如果不穿越时空的隧道来感受,很难想象,这里当年曾是那么的战马嘶鸣和硝烟弥漫。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就是在这里秣马厉兵,奋勇厮杀,才得以称雄部落。最值得书写的,是他利用这里的水草丰美和无数骁勇的骑士,最终问鼎天下。如今,她则是名副其实的、幽静的“历史后院”。来到这儿的时候,我们更多看到的,已不再是她曾经的沧桑,而主要感叹她的水草丰美了。
  其实,机械的来看草原,她是单调和平展的。一味的伸张,一味的蔓延。如果行走间突然发现一丛不知名的野花,你都会格外珍惜地跑过去,注视它,判断它,鉴赏它。因为空旷的绿海中,惟有它显得最耀眼。特别是那走走停停、姿态各异,有的悠闲吃草、有的恬淡小憩的牛羊,成了草原上最生动的点缀。它们或成片成片,或三三两两,像抖落在绿色地毯上的明珠,晶莹剔透。草原上的牛羊与草原本身,是一组生动的组合,是一种互动的美。
  草原就是草原!就是它们,让草原的伸张和蔓延越发地放肆了。伸张也好,蔓延也罢,要么就不伸张,要么就不蔓延。要伸张就伸个淋漓尽致,要蔓延就蔓个一泻千里。于是,单调也不再单调,平展也不再平展了。呼伦贝尔,就是在这伸张和蔓延中,展开了跨度,彰显着魅力,默默的书写着沉重而庄严的历史!这时候,吟颂起“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的句子,就是一种情不自禁。那大气磅礴、苍茫壮阔的感觉,带给你的,是久居都市中紧张匆忙之后的一种可以叫做生命的超越的东西。因此,说成教导也不过分。
  呼伦湖及不远的贝尔湖,把这片草原的水草丰美升华到最高境界。
  我来到了呼伦湖。
  这个面积2000多平方公里的水面,是我国五大淡水湖之一,又名达赉湖。“达赉”在蒙古语中意为“海”。排除了海的蔚蓝,我坚信,凡是没有看过海的人,在这里把她当作心中的海,一定是自然不过的感受。湖边是坚硬的风,丝丝的水汽将头发高高撩起。那翻卷浪花的湖水表现的原始粗犷的神韵,一样可以用“烟波浩淼”来形容。特别是湖水拍打岸边的声音,和你在真正的海边听到的没什么两样。
  湖畔上,是高高站立的一尊少女雕像。身体前倾,通体金黄,明眸皓齿。一只柔媚的手高举头顶,伸向远方。嘴角上,还挂着浅浅的微笑。看的出来,是在向远方寻找、呼唤或期待着什么。我开始有些疑惑,因为,这个湖水的本身和少女的形象,基本没有可以搭界的地方。是友人的介绍让我恍然大悟。就是在那一刻,我才惊诧的知道,呼伦贝尔,竟然是孕育草原爱情的地方!我知道了这个名字的由来。
  很久以前,草原上的一对情侣,女的叫呼伦,能歌善舞,才貌出众;男的叫贝尔,力大无比,能骑善射。他们和乡亲们一起,在草原上过着恬淡舒适的生活。一天,妖魔莽古斯带领兵将杀向草原,抢走了呼伦姑娘,吸干了草原上的河水。勇敢彪悍的贝尔为了挽救草原,救出心爱的呼伦姑娘,飞马驰骋去寻找妖魔莽古斯。可是,呼伦姑娘为了草原的安宁,在贝尔没有到来之前就设计智取了莽古斯头上的神珠吞下,将自己变成了烟波浩渺的湖水淹没了众妖。待贝尔飞驰赶来杀死莽古斯后,失去了心爱的呼伦姑娘的他在悲痛欲绝中,为了永远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便纵身跃入了湖中!就在这一刹那,风云乍起,山崩地裂,形成了两个湖泊!这,就是今天的呼伦湖和贝尔湖。草原上的人们为了纪念他们,就把这个草原取名为呼伦贝尔。
  最应该感谢大自然的成人之美,是它把他们中间贯穿了一条涓涓的河流。就是这条河,犹如一束银色彩带将呼伦湖和贝尔湖紧紧的连在一起!同时连在一起的,还有他们矗立在草原上的经典爱情!这是一条联姻的彩带,一条传递山盟海誓千古绝唱的彩带,一条奔腾不息的见证情感的彩带。因为就是从那时候起,上苍让他们之间开始了血脉相连!流动的河水流淌的,是他们的心心相印和生死相随!从此,他们的爱情生动了,唇齿相依了。遗憾的是,因为时间的关系,我没能去往贝尔湖。去看看那个勇敢多情的蒙古少年。也没能去乌尔逊河,感受一下它的情感传递和涓涓爱意。
  呼伦。贝尔。多么生动的名字。听完这个传说,我越发对这个名字充满了好感。而在这名字的背后呈现的,是一个诗意的草原。呼伦湖与贝尔湖,是大自然用神奇的伟力创造的两个物化载体。就是从那时起,善于创意的草原人用这些物化的载体,逐步构建起一个足以让人们流泪和牵挂的爱情故事。大自然用“实证”的方式创造的这对组合,无限放大了这个故事的感人程度。
  这个故事,为草原创造了经典的名字。
  这个故事,是水草丰美的草原最厚重的文化支撑,最重要的精神魅力。
  呼伦贝尔,也成为真正的拥有爱情的草原。
  走过了不少风景名胜,也到过不少关于表现爱情主题的景区,其表现的手法也大体趋于一致。无非是杜撰一个爱情故事,建一处爱情雕塑或庭台楼阁之类的创意。而且,大多是后天建设的人文景点。而我在呼伦贝尔看到的爱情则不同。从这个故事本身来说,其物化的载体不但直接、具体,而且其本身的展示方式就是原生态的,自然的,并且很美,很感人!
  如今,于我来说,呼伦贝尔这个名字,已经不单纯的是她的丰姿绰约和绿色的自由伸展,也不仅仅是她承载的厚重历史和沧桑文化。她更应该是感动,可以让我受用一生的感动。从呼伦贝尔归来了好长时间,以至于到现在,我还经常在梦中走进草原,眼前还经常有那茫茫苍苍的绿色。日复一日沉浮在红尘世俗里,年复一年困顿于琐碎劳碌中,在繁华的都市行走,在喧嚣和灯红酒绿中,窒息麻木的心越发的怀念曾经经历的草原。那是真正意义上的空旷,真正意义上的放纵。特别是,我还常常梦见那两个情谊绵绵、生死不移的少男少女。
  感性的走进草原,那是一种震撼,一种壮观;理性的走进草原,那是一种感召,一种力量。无论感性还是理性的,无论是感性的多一点还是理性的多一点,就从这个故事本身来说,包括草原,都是我生命前进里程中一页永远都要反复去翻阅的教科书。 (责任编辑:杨和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