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足迹

日期:2016-03-22  发布人:  作者:   浏览量:288
     

                      

  作者 刘 强

  公元二O一五年十二月十七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正式下发文件,批准东宁撤县设市。“东宁变市了!我们是真正的市民了!”喜讯像长了翅膀,很快从京城、省城传到了边陲东宁,传遍了东宁7139平方公里的每一个角落。一时间,大街小巷,茶余饭后,“东宁市”这个新名词成为了东宁人热议的焦点。

  走在今天的东宁市区,浓郁的现代化城市气息扑面而来。林立的高楼、宽阔的广场、弯弯的小渠和笔直的街道,各种车辆川流不息,各色牌匾光彩夺目,居民小区清洁恬静,商场店铺热闹繁华。与其说,是国家民政部的一纸文书,让东宁真正有了城市的名份;不如说,是东宁一代又一代的决策者和建设者,矢志不移地加快推进东宁的城市建设、经济发展和事业繁荣,让东宁从实力上早已步入了宜居宜游的小城市行列。站在东宁城市发展的历史节点,回首百年东宁城市的变迁,几多感慨,几许惊叹!因为在这个无限延伸的时光画卷上面,深印着东宁城市发展留下的每一个足迹,那是东宁发展决策者的足迹,更是东宁城市建设者的足迹。

  小村庄变身小城市

  这里曾经是一个不满百户的小村落,村里大多是低矮的土坯墙茅草房。当时,她有一个很不起眼儿的名字,叫做小城子,是渤海国时期一座古城的遗址,因其小于附近的大城子而得名。

  东宁一名最早见于1909年6月,清王朝在地处中俄边境的三岔口设置东宁厅,隶属于吉林东南路道;中华民国成立,东宁厅改东宁县,县城仍设在三岔口,当时小城子只是东宁县治下的小村。“二战”期间,东宁县城沦陷,日伪政府于1939年将伪东宁县专署迁至小城子,并将名字改为东宁街,从此小城子一名被东宁所取代。新中国成立以后,东宁县政府曾设在绥芬河。到了1952年,经省政府批准,县政府正式迁入东宁,驻原东宁伪军人会馆。1974年拆除旧房,建起了第一座县政府大楼。也就是从那时起,做为一个地区经济文化中心的东宁县城才开始进行最初的城市建设。

  由于地处边境,是我国东北边防重地,国防部把东宁划定为战备控制区,来往人员必须要有当地公安局开具的边防通行证和工作证,否则不予放行。加上交通的不便,导致这里长期闭塞。直到1978年,这里经济的发展仍然比较缓慢,全县基础设施建设也基本处于停滞状态。据原县建设局局长王振潮回忆:当时的东宁,城市主要建筑均为新中国成立初期所建,房屋虽基本实现了砖瓦化,但绝大多数是低矮连脊的平房。而且没有供热系统,供水能力低下,全城没有一条硬化路面。城镇人口仅有3.3万人,城内房屋面积不足6万平方米。“一条马路四盏灯,一只喇叭听全城,一条小河穿城过,最高楼房才三层。”这句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流行的顺口溜,真实描述了当年东宁城市建设的落后情形。

      1978年,改革的春风吹进了东宁这个山青水秀、物产丰饶的边陲小县。经济开始得到快速发展,城市面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986年,东宁建成了第一座住宅楼,90年至92年三年间,东宁开发建设了20万平方米的楼盘,开始了第一个居民楼房开发建设的高潮。第二个高潮是95至2000年,县委县政府出台优惠政策,各单位牵头,职工踊跃集资,开发了40多万平方米住宅楼。2008年,针对县城大空气污染严重,县城居民生活受到影响的实际情况,县委县政府做出了“改造平房、治理小烟囱”的决策,当年拆迁10万平方米,开发面积30万平方米。楼顶由平盖到铁盖到彩钢板,门窗由木窗到铁窗到铝合金到塑钢,从而形成了第三个城市建设的高潮。在开发居民住宅楼的同时,县委县政府更加重视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辟建广场、拓宽街道,实施亮化工程,加大城市园林绿化的力度,还有提高供热供水能力、实施“蓝天工程”等等。从1978年到2008年的30年间,城区面积由27.27公顷上升到257.79公顷,增长了将近10倍;城区道路长度由35公里增加到124公里,增长2.5倍;常住人口达10万人,是78年的三倍,城区楼房增至260万平方米,是78年的43倍;全部实现集中供热,大气环境质量明显好转,每标立方米粉尘下降到291微克,比78年下降了2.5倍,达到国家规定的三级大气环境质量标准,优良空气达到300天以上;铺设自来水管线6.8万米、排水管线2.1万米,兴建了河滨公园、带状公园、西安公园等20余处特色公园、绿地,道路硬化率、供水及排水普及率、城市绿化覆盖率分别达到70%、90%、67%、35%;污水处理厂开工建设,大型城市垃圾处理场建成使用;建成了青少年文化宫,体育场、博物馆、图书馆,城市环境不断改善,城市功能的日趋健全,成为国家级卫生县城、国家级文明县城和全国平安县。东宁,这个19世纪初的小城子,历经百年,从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村庄,发展成为东宁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并且在城市化的进程中日渐知名。

  大气魄构筑大格局

  有位哲人曾说过,人类的每一个进步都是在都是在荆棘和坎坷中趟过来的。同样,为了改变东宁城市建设的落后面貌,加快城市建设步伐,东宁的建设者们也一直是披荆斩棘、负重开拓。1999年,县委、县政府召开了全县加快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十万人誓师动员大会,决定集中力量,以“一场(桥南广场)、三路(中华北路、团结路、建国路扩建改造)、一园(滨河公园)、一街(江南风情街)、一扩网(集中供热扩建工程)”为重点突破口,全面打响了城市建设的大规模会战。时任县委书记的宁铁夫任总指挥,县长邢鹏飞等同志任副总指挥,成立了全县城市建设指挥部,同时几大班子领导分线挂钩,成立了8个重点工程建设专项推进组,对专项工程负全责,协调落实资金,解决工作中遇到的问题,保证工期形象进度和工程质量。说起来,当时最难的工程应属打通中华路、团结路和修建率宾广场了。

  率宾广场在刚刚谋划时叫桥南广场,顾名思义,就是在东宁的北河沿大桥南面修建一个休闲广场。当时修建这个广场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东宁原来只有一个体育场,休闲的去处太少,每到节假日,休闲的人们过于拥挤,空气污浊,不堪重负,亟需修建一处新的休闲场所。二是桥南段处于东宁的入口,却被四周住户的垃圾填满,不仅污染了东宁的环境,还极大的影响了东宁的形象。这个号召一经提出立即得到了社会各届多数人的响应,大家纷纷以不同的方式支持着广场的建设。但也有一些被拆迁户软磨硬拖,消极对抗,个别钉子户因自己的无理要求不能被满足,甚至扛着铁锹,暴力阻挠征地工作的正常进行,造成工程迟迟不能推进。怎么办!是选择放弃,还是选择攻坚。面对暴力阻碍城市建设的行为,城建人没有退缩,而是选择了迎难而上、直面挑战。在做了很多过细的工作无效后,县委县政府决定实行强迁,时任县委副书记的修海玉坐镇一线,副县长王士林、县领导王玺君带着执法人员冲在最前面,警车开道、公安上阵,暴力阻挠城市拆迁者最终偃旗息鼓,占地10.3公顷的桥南广场得以建成,后更名为率宾广场。

  广场建成了。可没有几个人能知道,在这期间,决策者们挨了多少骂、受到了多少的攻击;执行强迁的县领导和执法人员曾面对着怎样的人身安全威胁和一触即发、后果无法想像的对峙局面。有人问带队执行强迁的王士林和王玺君两位领导,你们这样的硬碰硬,不怕得罪人、不怕对自己及家人的前途有影响吗?这两位领导坚定地说,“干大事难免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阻力,我们之所以敢于碰硬,是因为我们做的是有利于人民群众的事,做的是有利于子孙后代的事。至于得罪人或对自己家有影响什么的,我们没有想,也没有时间去想。”这是一名共产党员的大无畏精神,也是当时县委县政府这一领导集体胆识和气魄的体现,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胆识和气魄,东宁才建成了率滨广场这个全牡丹江市最大的县城广场,东宁城市建设才取得一个又一个进步。

      中华路和团结路做为当时县城的两条主要街道,原本就十分狭窄,加上在中华路上1992年后新建的大部分楼房占道路红线的现象十分突出,而团结路由于年久失修、到处坎坷难行,不仅不能满足城市交通的需要,更严重影响了城市的形象。县委、县政府在全县财政收入不足1个亿的情况下,投资1.88亿元,设计宽50米的主路,并号召全县干部职工集资千万元投入城市建设,扒掉了红线内的煤炭局、水利局、收费站、农技推广中心等32家占道路规划红线公有建筑,拆迁面积2.87万平方米,动迁私有建筑180栋、面积1.16万平方米。这一期间,全县上下对城市建设热烈拥护并给予了有力的支持,各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社会各界人士踊跃捐钱捐物,大部分负有筹资任务的单位和个人不等、不靠,及时足额将建设资金缴付到位;涉及拆(动)迁的单位、个人以全县建设和发展大局为重,作出巨大奉献和牺牲,公有建筑拆迁在政府不给一分钱的情况下,自行克服种种困难积极拆迁,不讨价还价;私有建筑动迁在动迁资金尚未到位的情况下,主动先行动迁;广大城建干部职工舍身忘我、辛苦劳作,全身心奋斗在建设第一线。历时2年,中华路、团结路如期竣工,宽敞的大道让东宁人不再把自己居住的小城当做“大屯子”。

  中华路、团结路的拓宽拉大了东宁城市的框架,构建了城市发展的新格局,为全面改变东宁县城落后面貌奠定了基础;而率滨广场的建成更加提升了城市的品位,在县城的北部平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不仅如此,为了加快城市建设进程,全面改善人居环境,县委县政府于1998年出台最优惠的建房政策,只要在东宁搞楼房开发,政府一分钱都不收,这一举措在当时被戏称为“裸体开发”。一个“裸”字不轻松!这一个“裸”字,充分体现了县委政府为了提高城市居民住房质量而不惜让利的那份急切和真诚。在这样一个优惠政策的吸引下,全县各单位纷纷牵头开发集资楼,职工集资踊跃,一举开发了40多万平方米住宅楼。大拆迁、大开发、大建设,一片片平房、棚户被拆除,一座座居民住宅楼房拔地而起。不仅如此,东宁县城主次干道及楼房、管网、污水、道路、景观建设不断向前推进。市民有了更多的休闲、锻炼场所。明大、波斯特等大型商场纷纷抢滩东宁,让东宁城市服务居民生产生活的能力得到进一步提高。

  城市建设快速发展,城市交通全面改善。从2000年到2007年,东宁县先后建成了县城东、西两条环城公路,缓解了县城内交通拥挤形势,极大地方便了城乡居民的生产生活。面对县城诸多巷道泥泞难行的实际情况,2003年,时任县委书记的陈殿运决定对县城内主要巷道进行改造。通过动员实力企业和有关行政事业单位出资的方式,没有让老百姓拿一分钱。24条泥水路变成了水泥路,解决城市居民的出行难,县城居民拍手称赞。

  时光如水,岁月如歌。就像一个孩子,在坎坷和磕绊中,这个小城一点一点成长。个子长高了,模样也俊朗了起来。2008年,东宁县城建起了两个拥有高层建筑的居民小区:愉景豪苑和吉祥苑。16层高楼巍巍耸立,结束了东宁县没有高层住宅楼的历史。 东宁绿了,灌渠带状公园、滨河公园、西安花园、率宾广场、等一批公园、绿地相继建成使用,龙兴公园和沿河生态文化公园正在加快建设,先后有5个小区被评为省级绿化先进单位,12个小区被评为县级绿化先进单位。一座“碧树常青、红花掩映、城在林中、家在园中、人在绿中”的边塞新城脱颖而出。东宁亮了,通过加大对路灯建设的投入,新安路灯855盏,改造路灯1052盏,安装霓虹灯216盏、樱花树灯6盏、中国结112个、绿地投光灯5处,安装灯箱式牌匾1860块,亮化桥梁3座,让夜晚的小城霓虹闪烁,流光溢彩。东宁美了,原有建筑物“穿衣戴帽”,城区主要干道、重点地段两侧的建筑物点缀欧式元素,进行了个性化、美化,改造欧式建筑10栋,粉刷楼房53栋,使地处中俄边界的东宁中欧交融风格更加凸显。同时,全面整治两大出城口,不规范的破损牌匾广告全部拆除,城区52条、80万平方米的硬化道路全部实行了“一日两扫,全天保洁”,标准化垃圾处理场和垃圾中转站建设即将完工。

  零容忍治理重污染

  由于决策者的大气魄和建设者的敢于担当,东宁城市建设的步伐不断加快。然而,城市建设的一个个成就没有让时任的县委书记的孙永先欣喜满怀,相反,他却更加感觉到肩上的压力。此时,两份关于城市空气污染的调查报告使他的心情非常沉重。当初陈殿运任东宁县委书记时,曾实施城市“西部大开发”战略,主要的目的就是改造县城西部平房和治理因平房小烟囱带来的空气污染。如今,“平房区改造和小烟囱治理”已初见成效,可城市的空气污染依然十分严重。两份报告中有这样几段叙述:“据县卫生部门统计,东宁人得肺癌的全省最多。这件事,省肿瘤医院的专家们都知道。院里一来肺癌患者,他们就问是不是东宁的”、“专家指出,东宁县肺癌发病原因主要是空气污染,特别是煤烟对空气的污染。”、“每一个小烟囱都是一个小污染源,县城内大气污染60%来源于平房小烟囱”、“小烟囱烧东宁的煤、污染东宁的空气、危害东宁人的健康生命”。报告上的内容字字句句掷地有声,让孙永先书记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情形不容迟疑,必须当机立断,为了百姓的健康,拆!

  2008年5月,时任县委书记孙永先主持召开了平房区改造动员大会。县长任侃在会上作了动员讲话,县政府主管领导、县建设局及动迁户纷纷做了表态发言。从这一刻开始,东宁的城市建设又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那就是按照“一河居中、两岸繁荣”的城市发展目标和“东出北扩”的城市发展战略构想,在“西部开发”的基础上,加快推进全县平房区改造和小烟囱治理。

  2009年4月,“平房区改造和小烟囱治理”进入前所未有的攻坚阶段。 同过去一样,依然无法回避因大面积拆迁带来的重重阻力让城市建设进展困难。尽管,县政府在拆迁补偿的政策上给予被拆迁户更多的优惠,出台了“拆一还一”、“就近就地、先走优先”、“好房子给好楼层、孬房子给孬楼层”的政策。可仍然有个别人想趁机大赚一把,漫天要价,甚至提出更多无理的要求。怎么办?让步吧?那会失去公平公正,无法面对已经动迁的被拆迁户。强制拆迁吧?可万一哪位做出点过激行为,该有多被动。几乎所有的领导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六·五事件”。那真是一次猝不及防的突发事件!当县法院依法进行强迁时,被强迁人的一个子女突然冲入现场,采取自杀的过激方式,意图阻止强迁。尽管当时县委县政府通过迅速采取应急措施,把影响和损失都降到了最低,但事后每每想起事发情景依然惊心动魄。

  那个事件的发生,无疑给以后的房屋拆迁增添了难度。然而,做为县委县政府,改善民生、谋求发展是他们的使命。平房区改造和小烟囱治理是改善民生的一项重要举措,是城市发展的必由之路。为了既要保障拆迁工作顺利进行、又要避免因强迁造成负面影响,县委确立了和谐拆迁的工作指导方针。首先是加大舆论宣传攻势。宣传平房区改造和小烟囱治理的重要性、迫切性,宣传拆迁补偿政策的公平合理性,宣传因阻碍拆迁给广大回迁户和城市建设造成的损失,宣传县委县政府在改善民生、加快城市建设步伐上永不动摇的决心。通过大张旗鼓地宣传,使平房区改造和小烟囱治理工作得到了全社会的广泛支持,使拆迁工作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普遍认可。接着是政府、人大、政协先后就平房区改造拆迁工作举行听证会,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并将各方面对实施强迁的意见在全县公示。县委书记孙永先、县长任侃和县政府主管副县长费晓秋还多次深入被拆迁户家中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对于生活等方面确实有困难的,立即帮助解决。

  县委、县政府的做法迅速赢得了来自社会各个层面的普遍赞誉和支持,大家纷纷向“钉子户”投去了“反对票”,县人大、县政协及离退休老干部也纷纷出面做“钉子户”的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这一系列的努力,使绝大多数被拆迁户及时搬迁,而仅有的几家走入强迁程序的“钉子户”在依法强迁时也没有提出异议。真如县委所愿:和谐拆迁,没问题。东出口平房区改造工程开工了!宏源街东部平房区改造工程也开工了!东宁的城市建设又打了一个大胜仗。

  和谐拆迁如愿以偿,美化环境更没商量。为了让老百姓居住环境更加舒适、优美,县委县政府出台了“先做环境后建房”的城市房地产开发政策。开发商在进行开发居民住宅楼时,必须先行修建广场、绿地,优化小区周边环境。按照这一硬性规定,许多实施改造的小区在楼房还没开工前,一个现代化的休闲广场已经建成。在刚刚建成的东苑广场,附近居民和回迁户们尽情地休闲娱乐和进行体育健身活动。虽然还没有回迁,但已看到了小区那良好的人居环境,感受到县委县政府对百姓的负责与关心。

  绘蓝图建设新东宁

  旧城区改造有了可喜的进展,河北新区和北中华路的建设也全面开工。基于“一河居中、两岸繁荣”的城市发展目标和“东出北扩”的城市发展战略构想,北中华路建设被迅速纳入城市建设重要日程并在很短的时间内建设完成,河北新区的建设也全面提速。2008年5月,位于河北新区的东宁县党政办公中心正式建成投入使用,县四个班子及30多家县直机关及事业单位入住办公。按照县委的统一部署,在此后的六年中,法、检两院,东宁边检站、公安消防大队、煤炭局、安监局、教育体育局、人民银行、财政局和东宁镇政府,都纷纷迁往河北新区。县委、县政府还在河北新区设立九年一贯制学校,抽调精干师资力量,提升河北新区的教育水平;建成了人民办事服务中心,将所有行政审批业务集中到一起,简化了办事程序,极大地方便了群众。通过这一系列措施,大大加快了河北新区城市化建设和县城“东出北扩”进程,使原来的一个城边小村转眼间变为城市新区。

  多年来,在历届县委政府一班人的努力下,支持城市发展的理念已深入人心。更多的东宁人都希望城市建设的步伐能更快一点,城市面貌更好一点,都希望自己居住的这座小城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城市。而县委县政府也不断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加快平房区的改造进程,健全完善城市配套设施,同时高起点地进行城市规划。自2008年起,特别是2011至2015的五年间,东宁小城每天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又一个带有高层的新居民小区相继建成投入使用,有吉祥苑、阳光五区、水岸明珠、江南湖、东苑,还有河北新区的金港湾。随着一座座高楼大厦和新型居民小区的拔地而起,不仅小城东宁的空气污染状况得到了有效改善,整个城区更增添了许多的现代化都市的气息。平房区改造与高标准的现代化居民小区开发一体,完善城市公共基础设施与增强城市服务功能并行。通往金光寺景区的金光路全线贯通,改造城区内道路30条,新建公路23条,总里程达249公里;新建的绥芬河二号桥和改造后的绥芬河一号桥相继投入使用,拉近了老城区与河北新区的距离,将城南、城北融为一体。在时任县长孙吉舜的积极倡导和亲自安排下,城区几个广场和主要街道都修建了环保型水冲式公厕,总共有20余座,从根本上解决了困扰市民数十年的出行如厕难问题;在主要街道的几处行人候车点设置了便民凉亭,供出行的市民休憩、避雨、候车。孙吉舜县长还亲自跑项目、争资金,对城内人工渠进行改造,修护坡、建俑道、植花草、疏浚通淤,并实施亮化,使昔日的臭水沟变成了小城一道亮丽的风景和市民休闲散步的好去处。2011至2015的五年间,东宁城市化步伐继续加快,共改造棚户、平房区76万平方米,改造了老体育场,新建江南河带状公园等10个城市公园,新增绿化面积38.2万亩,东宁一举成为省级园林城市。五年间,共改造老旧自来水管道百余公里,城市居民生产生活用水质量全面提升;启动滨河热电热源改造工程,改造供热管网50公里;县环卫部门创新城市垃圾回收方式,购进环保型垃圾回收车,取缔了10多处设有开放式垃圾箱的垃圾点,污水处理场建成投入运营,多次集中开展城市环境污染治理,空气Ⅱ类标准天数逐年增加,城市环境全面改善。

  城市建设卓有成效,城市发展永无止境。有道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要想科学发展,必须规划先行。时任县长的孙吉舜十分重视各种规划的编制工作,在他的积极倡导和亲自指挥下,完成了城乡一体化概念规划、县域镇村居民点空间布局规划、绥芬河滨水景观及沿河带状公园规划、北入城口区域(万鹿沟)详细规划、对俄进出口加工园区(扩区提档)规划、东宁县域村镇体系规划、绥芬河两岸区域旅游概念规划、东宁县城市总体规划方案和东宁镇城市风貌规划共九大城市发展规划的编制,并依据城市发展规划,全面推进东宁城市建设。

  按照建设“新东宁”的发展方向,整个东宁城市规划成四个组团,即:河北新区组团、老城区组团、火车站组团和三岔口组团。河北新区组团总占地404.76公顷,区划分为四个小区:一是行政办公区,以党政办公中心和城市广场为核心,并安排其它办公机构,目前已经大部分建成并投入使用;二是公园区,利用现有北山公园用地,保持自然生态风光;三是商业服务区,包括旅馆、饭店等商业服务和贸易咨询服务;四是居民区,包括万鹿沟居住片区和河北中心居住片区,目前已经开发了金港湾、和谐家园、金鹏小区、宏达雅苑等多处居民住宅楼区。滨河带状生态公园建设堪称河北新区一大亮点,内容包括桥头广场、主题游园、风帆广场、主题雕塑、喷泉、浮雕墙、人生驿站、花香亭、舞榭歌台、四季亭和野趣亭,目前桥头广场已经完成拆迁工作,主题游园等基础性建设已经完成并实行了亮化。做为新区“一轴”的北中华路则是中华路的北向延伸,总长5.065公里,宽50米,虽与南岸中华路一气贯通,但都市气派更胜数筹。除了旧貌变新颜的老城区与高起点规划的河北新区,火车站组团和三岔口组团也都大东宁城市规划中的新亮点:火车站组团包含了绿色稻田观光区、大城子渤海国古文化保护区和火车站商贸物流加工区,而三岔口做为东宁口岸所在地、朝鲜族镇和黑龙江省宝玉石基地,多元的文化资源和国际交通要道的地位使这里成为东宁城市对外开放的前沿,成为展示东宁新兴产业文化发展成果的窗口。升级版的东宁城市总体规划进一步拉大了东宁城市框架,构筑了大东宁的城市发展新格局,为东宁城市发展绘就了宏伟的蓝图。

  小江南全景胜江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东宁位于黑龙江省东南部,东临日本海,因风景秀丽、气候宜人、稻花飘香、鱼肥水美,被誉为 “黑龙江省小江南”,后又有了“塞北江南”之称。其实,东宁不仅有江南的温婉秀丽,更有塞北的粗犷豪放,南北兼具的风格让许多外来游客对东宁情有独钟。当年一些来东宁的人,都对东宁有过这样的评价,叫做“小城不大,风景如画;人口不多,贼拉(方言:非常)好客”。可见东宁的景色之美和东宁人的纯朴友善,已经做为东宁城市的一种人文标志远近闻名。几十年过去,几分改变,几分依然。当年小城不大,现在却拉大了框架;当年风景如画,如今依然如画;当年总人口才几万人,现在长住和流动人口达23万人,只是纯朴好客的品质依然不变。

  如果说,城市是一首歌,文化则是这首歌的重要音符。在拉大东宁城市框架,构筑东宁城市发展新格局的同时,东宁人更重视东宁城市人文精神和城市主题的提炼与升华,并将城市的人文精神和城市主题文化融入到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当中。塞北江南的地域风情特色,中欧合壁的口岸城市风格,龙兴女真的历史文化遗存,反击侵略的民族英雄典范; 还有“敢为、善成、开放、包容” 的东宁城市人文精神和“跑崴子”这一东宁人世代传承的品质文化。有了人文精神的点缀和主题文化的引领,东宁城市的内涵更加丰富而大气。因为是塞北江南,所以有了鱼米之乡的特色,成片的稻田成为城中风景;因为是口岸城市,所以有了欧式建筑的瞩目,这些欧式建筑见证了小城的变迁;因为汇聚着多元文化,所以有了春秋的印记、女真的霸气、红色的回忆,还有边疆民族的风情和俄罗斯异域的神秘。

  城市的文化赋予了城市的灵气,城市的建设和管理让城市更加美丽。多年来,东宁荣获了无数个赞誉和殊荣:全国平安县、全国文明县、国家级卫生县城、国家级生态示范区,等等。荣誉属于过去,未来风景更好。2015年6月,曾任东宁县政府县长的孙吉舜出任东宁县委书记。上任伊始,便着重提出“五城同建”和美丽乡村建设,以城市建设和环境改造为基础,以城市宜居宜业宜游为出发点,以提高人民群众幸福指数和文明素质为根本,推进全国平安县、全国文明县城、国家卫生县城、国家级生态县、国家级园林城市“五城同建”,提升城市品味,塑造城市形象,打造城市名片,促进东宁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建设健康有序全面协调发展。在“五城同建”的基础上,重点打造旅游城市品牌,全域性开发东宁的文化旅游资源,市区变景区,景区进市区,努力将整个东宁建设成为东北亚旅游胜地。

  按照旅游城市建设的总体目标,城区内及周边的旅游景点和旅游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全面展开。神仙洞风景区位于县城西部,含仙洞崖、神龟山和金光寺等众多自然和人文景观,风光独特,风景秀丽,佛教文化气息浓厚,倍爱四方游客青睐。为了方便市民和游客观光休闲,按照县委书记孙吉舜的要求,县国土局和住建局先后在这里修建了台阶、栈道、凉亭和人造景观。位于河北新区的冰酒庄园原为葡萄酒产业项目,根据旅游城市建设规划,开发成为冰酒庄园旅游景区。同时,针对俄罗斯入境游客,为了加强中俄餐饮文化交流,由东宁瑞阳旅游开发公司投资建成了卡秋莎中俄餐饮文化交流中心。始建于2004年的华宇酒店,经过10余年运营和提档升级,目前已达到4星酒店标准。根据女真龙兴建州的史实,由规划局牵头建设了龙兴公园。此外,东宁城市规划区内还有十里稻花观光带、下水磨滩头鱼村、三岔口朝鲜族风情一条街和东宁口岸国门景区等。可以说,东宁城市建设已经将自然生态、历史文化、现代文明、边境口岸及特色产业等诸多元素都融合到了一起,南北兼容,中西合璧,内涵之丰富,各地绝无仅有。

  “五城同建”为核心,“美丽乡村”同步行,城乡共建,宜居宜游。做为全域经济、文化中心的东宁城区实现多元发展,镇村建设也依托《东宁旅游发展总体规划》,各自打造“一镇一品”的乡村特色旅游产品。二O一六年一月八日,在东宁被准撤县设市的20天后,中共东宁市委第一届一次全会胜利召开!市委书记孙吉舜在会上做了振奋人心的重要讲话,将“建设实力雄厚、活力迸发、全面进步、魅力独具、平安幸福的新东宁”做为东宁今后五年总的发展目标。新的城市,新的起点。东宁,这座曾以塞北、江南风情兼具而著称的边陲小城,历经百年风雨沧桑,不断进步,在实现百年梦想之时,做为一个全新的城市,再次接过时代赋予的新使命,踏上快速发展的新征程。

  人人夸我似江南,我笑江南略一般;

  塞北风情你可有?粗犷豪放非等闲。

  鱼跃滩头美味鲜,稻花飘香随风传;

  小桥流水应知暖,高山积雪不畏寒。

  南北兼具情依然,中欧合壁更可观;

  东宁全域皆风景,塞北江南胜江南。

  沧桑巨变转瞬间,小城风雨过百年;

  撤县设市今如愿,从此潮头竞扬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