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四月

日期:1970-01-01  发布人:  作者:   浏览量:2224
     

  北方的四月,春风袅袅,带着几分料峭的风寒;北方的四月,细雨潺潺,静静地润物,融化了冰川,滋养着田园。
  北方的四月,春在少女飘逸的长发里轻轻地抖动;春在小伙子宽厚的脊背里缓缓地蒸腾。
  北方的四月是欢愉着的。春藏在老人们甜蜜的笑容里,藏在孩子们追逐和仰望着的风筝里。那飘忽不定的丝线,一晃就牵出了真正的蜜蜂、蝴蝶和春花一片。
  北方的四月是有动感的。凝固的江河在不知不觉间融化了、鲜活了、流淌了;小草邀好了一起钻出地面,起初像似害怕严冬还没有走远似的,有的战战兢兢,有的探头探脑,可是,用不上两天,就像似有人喊了齐步走的号子一样,草儿一下子就把大地装点得鲜绿了;柳枝在微风亲吻下变得格外温柔,很快柳条的枝桠竟像受了孕一样逐渐地膨大膨大,直到露出黄黄的嫩芽,用不上几天就由淡黄变得嫩绿,忽而又成青葱、翠绿的了;野杜鹃花是抢前抓早的先锋,她总是在不起眼的背阴的角落里最先开放;朝阳坡的山杏不知是因为比杜鹃花晚了一步还是因为要做新娘子而早已羞红了脸,也急匆匆地在一夜之间竟漫山遍野地怒放了,而这时的大山,竟真的犹如披上了粉白色的婚纱一般。
  北方的四月是饱含生机和希望的。城里的姑娘们早就急不可奈地穿上了风衣、纱裙,张扬着四射的青春活力;勤劳的农民,有的在用拖拉机平整土地,有的将种子一粒粒播入农田,有的把在温室里加工好了的黑木耳菌袋,移摆到田间,期待着黑色的木耳菌丝顺着饱满的期盼不断地生长、生长……
  北方的四月,对于冬和夏来说是承前启后的,是不负众望的。四月的春风把大地的浊气荡涤得清新,四月的细雨把风景洗刷得洁净。
  北方的四月把一个多姿多彩的季节欣然奉送给五月,自此,一个清新、美丽、生机勃勃的世界便豁然呈现在人们面前。

(责任编辑:张秀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