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 毛 柳

日期:1970-01-01  发布人:  作者:   浏览量:2410
     

  在这冰封的雪国初春,要说我心中最爱的风景,一定是家乡万鹿沟小河两岸的红毛柳了!
  万鹿沟是东宁县的门户,是北上出县的唯一通道。这条通道,游龙般蜿蜒在高山峻岭之间,爬上陡峭的要隘“南天门”后便通向省城哈尔滨。而每每外来游客经历了“天堑”般险峻的“南天门”,惊出一身冷汗之后,便会惊艳地游移在万鹿沟大峡谷的美景之中,一番感念之情还未抒发完,眼前便会兀地一亮——东宁小盆地别有洞天地呈现在你的眼前。
  哦,北国小江南到了!
  我无论出差还是求学,抑或出外探亲,几百次经过万鹿沟大峡谷,而每次最吸引我眼球的,便是那一簇簇、一株株红毛柳。
  其实,这是个再简单不过的名称,比起那些苍松、翠柏、红豆杉和白桦之类充满诗情画意的树木,红毛柳这个名字实在普通不过,就像那些在伟人的高大、伟岸,裹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的、充满着神秘光环的姓名之下,狗蛋子、狗剩子、毛驴子等名称一样,不仅微不足道,甚至还有点猥琐之感。
  然而,之于我,却偏偏在心中对这极普通的红毛柳赋予了浓厚的喜爱。我喜爱红毛柳,是喜爱她比迎春花更早地向我们报送来春天的气息,喜爱她那一身水白的腰条上红得像火焰一样的枝条。每当北国大地还被冰雪覆盖,万物一派萧索的时候,你看那红毛柳,她总会用柔曼、酡红的身姿向侵淫的西伯利亚寒流摇曳出春天的讯息,向萧瑟的天地传递出顽强而自信的美丽。这是初春。
  而每当萧瑟的秋风无情地涤荡着人间的温暖,无边落木萧萧下的时节,红毛柳可不感冒秋风、秋雨、秋霜的无情,而是一派悠然,枝繁叶茂地傲然挺立着,孤独地与秋霜雪剑殊死搏斗,永不服输。她的绿叶,在皑皑白雪之中依然那么翠绿、那么养眼、那么醒目、那么倔强,即使被西北风吸干了水分、血液,她也不屈不挠地翠绿着,并紧紧地攥着枝条不撒手,雪野中尽情地依恋着、歌唱者、舞蹈着……
  幼小的时候,红毛柳抱着团,一簇簇、一丛丛、一墩墩,那个时候的她像些俊俏的江南女子,爱扎堆、爱打扮、爱说悄悄话。你看春寒料峭时,红毛柳的腰条越发地柔曼,身子与脚下的春雪一样白净,而她浓密的枝条却在一夜之间变得通红,顾名思义,她俨然一个个染红了头发的妙龄女子,在微风中交头接耳、轻柔地舞蹈;又恰似黑土地的毛细血管一样,奔涌着对春天的红色畅想与思绪——在万鹿沟所有的树木花草还在冰雪下畏缩地沉睡的时候,红毛柳向着春天挣出第一缕酡红,跳出第一段舞蹈,喊出第一声呼唤,敬出第一个礼赞,燃起第一团火焰,春天,春天来了!此时的红毛柳,的确像一团燃烧的火焰。不,她就是一团火焰!不是因为她具有火的颜色,也不是因为她具有火的身姿,也不是因为她具有火的具象,而是因为她具有火一样的热情和理想,具有火一样的勇敢和无畏,具有火一样的憧憬和顽强!
  红毛柳大多长在河滩上、溪流边、沟谷里,他是离不开水的滋润的,因此便多了份妖娆,添了份妩媚。即使在夏日万物葱郁之时,我也会在那绿色的海洋中一眼就能寻到红毛柳的芳容,他的绿是不同寻常的,因了水的滋润,他的叶子水灵而翠绿,绿得鲜艳,绿得亮丽,绿得陶醉,这个时候的红毛柳柔软而曼妙,丰韵而含情。
  我最喜欢的,是长成了的红毛柳。很难想象得见,河滩边如牛毛一般的灌木丛,怎么会长成一株株参天的大树?没亲眼目睹过红毛柳的人,做梦也不敢想象!可是,她就那么旺盛地伫立在那,在茂密的丛林中,醒目地、倔强地、孤独地“鹤立鸡群”着,让你不由得不油然起敬。而如果我告诉你,其实,红毛柳的学名叫“钻天柳”,我想你就不会那么讶异了吧?也许,你见过钻天杨,却还没见过钻天柳,那么就请你来万鹿沟吧,来亲眼一睹钻天柳的伟岸和雄姿吧。所以,我说这个时候的红毛柳不再是一个柔曼的妙龄女子,而是一个身材伟岸、挺拔高大的男人了。此时的红毛柳,身高二三十米以上,比黑土地上最常见的柞树、白桦等高过了半个身子,远远望去,犹如羊群中的骆驼,不仅俊俏,而且还挺拔、苍劲。这时的红毛柳,大都已有百岁以上的年轮了,他们的躯干坚硬如铁,常被当地老乡锯开当做菜墩用,任你千遍菜剁、万般斧砍,又能奈何得了他?他的肤色也不再像江南女子般地白净、柔韧,身材也不再轻灵和柔曼了,他们真正地像极了黑土地上的壮小伙,肤色黝黑,虬枝苍劲,坚硬如铁。
  如果说,儿时的红毛柳呈现给自然的是一簇簇火焰,那么长成后的红毛柳高擎给人们的就是一个个炽烈燃烧着的火炬,轰轰烈烈,旌旗满天。每次看到红毛柳,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西北戈壁滩上的胡杨林。我想,一个地处西北,一个长在东北,也许胡杨林和红毛柳天生就是一对孪生兄弟吧?
  说白了,红毛柳到底还是黑土地上的红毛柳,因为他吸收的是黑土的精华,呼吸的是粗粝的北国之风,历经的是风霜雪剑的磨练,从柔弱、曼妙、轻盈,至挺拔、沧桑、坚硬,可以说,红毛柳的生命轮回,是黑土地上无数个奋勇拼争的人们的真实写照和缩影,是大自然展现给我们的生命缩影,是黑土、白雪馈赠给我们的不屈雕塑。是的,此时的红毛柳确实就是一尊尊雕塑,历经几十、上百年的风雨雷电的洗礼,即使死亡了,红毛柳也像一尊尊不屈不挠的化石挺立着。
  哦,终于,我读懂了你,红毛柳,你是水的女儿,你是火的儿子,你是雪的精灵,你是山的化身,你更是水与火的交融,你的半生缘嫁给了水,你的胸怀和梦想却总是那么火红而炙热!

(责任编辑:瑚布图)